大宅门剧情介绍:《大宅门》:杨九红到死都不知道,白景琦厌恶她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51剧情网 216 0

60岁的白景琦决定娶28岁的香秀为太太。

他特地跑来通知正在躺椅上吸大烟的杨九红“跟您说个事啊,我要续弦,娶个太太进门了”,说完就准备走,杨九红叫住了他并问是谁家千金,白景琦抬起下巴,很是无所谓,又有些骄傲地回道“你见过,香秀”,丝毫不顾及杨九红的情绪。

要知道,香秀一直与杨九红不对付,且在杨九红为白家冒着生命危险去关东采药时趁虚而入,与白景琦耳鬓厮磨有了身体之实。杨九红陪伴白景琦几十年,为他生女,尽管她是窑姐,却最终输给了半路杀出的丫头香秀,杨九红与香秀之争,她就从未赢过。

而刚进来的敬业听说白景琦要娶香秀,惊在原地一动不动,白景琦一脸得意地嘲弄“这瘸儿子,傻了吧,赶明儿见着香秀得叫妈”,说完,白景琦有些趾高气昂地瞟了一眼杨九红,像得胜的将军一般掀开帘子就走了。

白景琦在杨九红面前高调和无所谓的态度,我深感他对杨九红发自内心的不在意,甚至是厌恶,尽管杨九红联合白府上下所有人反对,都不去参加的婚礼,但白景琦最终还是八抬大轿地娶了香秀为太太。其实,杨九红一直都不懂白景琦,更不懂为何白景琦对她如此薄情,更不知道这三点,才是白景琦厌恶她的真正原因。

始于无爱

白景琦和怀孕两个月的黄春被二奶奶赶出了家门,白景琦凭借堂姐白玉芬和她背后婆家济南提督府的权势,以一泡屎在钱庄贷了2000两银子,收购了小泷河沿河28家泷胶庄,将泷胶生意做得如火如荼。

事业如意,情场更是得意。

在下楼时,白景琦一个巨大的喷嚏吓住了准备上楼的济南第一名妓杨九红,仅一个回眸,就燃起了白景琦心中的欲火,为了追求杨九红,白景琦做了很多“出格”的事。

大把大把的在畅春园撒银票;为了与杨九红共度一夜不惜一次次开枪震慑;公然与白玉芬公公提督府的陆老爷抢杨九红,将被提督府包了的杨九红半道拦住并强行扛回了畅春园。

白景琦坐了牢,却也真正得到了杨九红。

白景琦的身份和所做作为,在杨九红看来,是男人,更是她摆脱命运、换一种生活的契机,所以,她私自给自己赎了身,准备以后就跟着白景琦,但对于白景琦来说,他疯狂过、也得到了,更为她坐了牢,早已消磨了他对杨九红的痴迷,白景琦做的越是出格,其实就越表明他对杨九红的,只是占有和征服。

赎了身的杨九红主动找白景琦,白景琦问她以后的打算,她笃定地要跟着白景琦,可白景琦却说大宅门不好进间接地拒绝了,她威胁白景琦如果不娶她就去死,还拿起身边白景琦的火枪对着自己,白景琦没主意地去找了白玉芬却反被白玉芬关了起来,心知肚明的杨九红原本准备跳井,却突然下了决心似地在提督府门口坐了三天三夜,最后以凄惨的身世和不在乎名分博得了白玉芬的同情和同意,白景琦未告诉双亲就娶了杨九红。

后来白景琦回京,一年后,杨九红也带着女儿未经白景琦同意就跟着白玉芬进了京,面对兴奋的杨九红,白景琦有些气愤,他责怪白玉芬的多此一举,却也只得将杨九红安排在外宅,同时也开启了杨九红不被大宅门认可的悲惨生活。

被二奶奶和白景琦强行抢走女儿、回济南待产却不幸在火车上小产、与二奶奶偶遇被刁难和羞辱、女儿白佳莉对她侮辱至极不认她、二奶奶临死前不许她戴孝、坐在床上双手合十地悄然死去。

一个女人的悲惨,杨九红几乎都经历过了,她的一生,就是一部悲情的血泪史。

婆媳之间、母女之间、夫妻之间,白景琦三种身份,哪一个都不作为,如此有主意的人,却在杨九红身上没有半点的担当,杨九红的悲剧,纵然离不开她窑姐的身份,但更重要的是白景琦对她并无爱,甚至对于杨九红的窑姐身份,同样也是他心底的刺。

所以,当白玉婷将想嫁给万筱菊的想法告诉白景琦后,他表示反对,白玉婷立刻反唇相讥:“你不是还找了个窑姐吗?”,白景琦无言以对;所以当白佳莉痛恨自己有杨九红这样一位有不堪过往的母亲的时候,质问白景琦:“你当年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找她?为什么要娶了她?生下了我?”,白景琦尴尬不已;所以,当槐花和香秀以窑姐的身份讽刺和羞辱杨九红时,白景琦总是一副难堪的表情。

我始终觉得,没有一个男人会真正爱一个风月场上的女人,有的,只是一个正常男人对一个漂亮女人的占有,而一旦得到了,就会在他心里掉价,杨九红之于白景琦,只是一时兴起,短暂的冲动之后,就会归于长久的理智与决然。

以欲望和冲动为出发点,而不掺杂一点的真情真爱的“婚姻”,没有根基,注定了短暂,更注定了随时弃之如敝履的无情,白景琦对杨九红的厌恶,始于无爱。

“逼”

二奶奶和黄春死后,被打压许久的杨九红像彻底换了一个人,她不再隐忍,而是摆足了当家太太的姿态,仗着看似她独大,在白景琦的后院里各种“作”,尤其是逼着白景琦介入和表态。

尤其是这三件事。

第一件事:抢外孙女。

白佳莉新婚不久,刚怀上孕,她的丈夫何洛甫就死在了北伐的战场上,杨九红得知,很是悲伤,她跑去找白佳莉让她搬回来住,却只得来白佳莉地驱赶和恶语相向“你以为我奶奶没了你就得了意了,你别忘了,我奶奶临死前还是不叫你戴孝……我爸干嘛要娶了你,干嘛要生下我,真是瞎了眼、昏了头……去死,你去死”。

白佳莉的无情,绝了杨九红最后的一丝温情。

白佳莉生下孩子后,杨九红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也体会孩子不认娘的痛苦,就模仿二奶奶,偷偷抱走了白佳莉的女儿,白佳莉上门索要无果,还被杨九红告知她的丈夫早已战死,找不到孩子和失去丈夫的白佳莉,悲痛地跑了出去,一旁的白景琦很是心痛,好言让杨九红将孩子还给白佳莉,一直在隐忍的杨九红彻底爆发了,她抱住白景琦,用头在白景琦的怀里使劲撞,歇斯底地说“我也不想这样啊,我不愿意呀”。

杨九红的撞击和歇斯底里,我看到了一个女人被逼迫的疯狂和不受控制的扭曲,我始终觉得,杨九红的情绪一直都在崩溃的边界点游走,很容易被触碰而失去理智,而没有一个男人,愿意承受这份沉重。

第二件事:与香秀斗嘴。

杨九红借东北采药欲在白家立威和争名分,她带走了槐花,一路上对槐花尽是指使和打骂,却被在家的香秀趁虚而入,她亲眼看到了香秀与白景琦之间的腻歪,也从丫环处得知“他们早就那样了…..您还不知道七老爷那毛病,连喊带叫的…..天天都那样叫”,杨九红醋意骤起。

第二天,她假借一根簪子找不到了刁难槐花,在槐花告诉她放在夹子里并不知道到底在哪里后,她依旧不罢休,指桑骂槐地说丫头就是丫头、丫头就要守好自己的本分,一旁的香秀闻出了味,出言反击杨九红,这时,白景琦出来制止了争吵,可杨九红咽不下这口气,一脸的醋意和恨意:你没见那些丫头,都快成了精了,除了会勾引爷们,还会干什么呀。香秀反击:对,你说的没错,勾引爷们,不会勾引爷们,你就进了窑子了。

被戳中了痛处,杨九红气急败坏地掀掉了桌上的用品,歇斯底地对着一旁的白景琦说“景琦,你听到没有”,白景琦有些反感女人间的争吵,他不痛不痒地让香秀以后别再提,香秀反生气地回了家,面对香秀的无礼,杨九红再次出言讽刺,白景琦无所顾忌地告诉杨九红他喜欢香秀。

这次争吵,是杨九红挑起的,也是杨九红在香秀面前讨不到好,让白景琦出面为她挽颜面,但白景琦却无情地打了她的脸,相比于杨九红,白景琦更心仪年轻和漂亮的香秀,而她的争风吃醋和扭曲的嘴脸,再一次击碎了白景琦本就不爱她的心。

第三件事:逼死槐花。

经白景琦同意,槐花搬走了上房里的两盆月季花,杨九红强迫槐花搬回来,槐花在香秀的挑拨下不再对杨九红屈服拒还花,在杨九红再次以她与黄立的事羞辱她时,她直言就算是丫头,她也比窑姐出身的杨九红要强。

杨九红再次爆发,她歇斯底里地逼白景琦“今天你要不处置她,我就死给你看”,槐花坚决不下跪赔礼,白景琦罚槐花一直站到想跪为止便转身欲走了杨九红叫住他,大声地喊“景琦,她要是不跪,我就死”,杨九红决然地以头撞花瓶,白景琦生气地打了槐花一巴掌,槐花委屈地跑进房间上了吊。

看到槐花的尸体,白景琦才终于对槐花表露出了一丝不忍和痛意,也是在这一刻,以槐花的死为代价,白景琦对杨九红还残存的一点同情和责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厌恶。

所以,杨九红去狱中探望白景琦被香秀拦住了,白景琦不愿见才是关键;所以,白景琦决定娶香秀为太太时,他只是通知一声杨九红;所以,杨九红绝食多天白景琦都未曾在意,最终悄然离世。

黄春在世时,对杨九红甚好,而杨九红自二奶奶和黄春死后就各种作,她将窑姐的伎俩和争风吃醋展现得淋漓尽致,自以为跟白景琦时间最长和对白家有功,白景琦应该更在乎她,所以,一次次的歇斯底里,几近疯狂和变态地“逼”白景琦在女人间的争吵中表态和选择,她的疯态,是白景琦厌恶她的催化剂。

底线

杨九红,自幼被卖入妓院,凭着手段与美貌成为济南畅春园的头牌,窑姐的身份如同一副框架,不仅限制了她的人生,也限制了她的格局与底线。

因为钱,她从小被自己的哥嫂卖入妓院,在她搬回白府新宅时,不经白景琦同意就将她的哥嫂接来了,美其名“再恨他也是我娘家人,没娘家人就受欺负”,还纵容哥嫂放印子钱,后来闹出了人命,她又逼着白景琦给在警察厅当厅长的四哥白景泗放人;

耐不住寂寞,她偷偷地吸食大烟,被白景琦发现后,丝毫不在意;

日军侵华,为了逼迫白景琦出任伪药商协会会长,汉奸每天堵百草厅的门,而日本人田木青一仗着其父亲与白景琦的旧交,名义上为保护百草厅的秘方,实则居心叵测,而杨九红不仅不与田木青一一家保持距离,还在白景琦身旁吹耳边风将秘方交给田木青一保管。

比之黄春做了七奶奶后,贵武上门要黄春养他,黄春未见他,但看在白景琦的面子上还是给了贵武5两银子;比之香秀和槐花虽然只是丫头,但从不染指大烟;比之因手段和心计上位的香秀,面对日本人,从不亲近,甚至让白敬业编瞎话拿回了偷偷给田木青一的秘方。

杨九红的是非曲直、人伦底线可见一斑,而白景琦,虽是个“活土匪”,但却是一个极为正义与有底线的人。

所以,八国联军侵华时,他敢杀洋人兵;所以,当田木青一上门找他时,他从无好脸色,当着田木青一的面一口一个“日本鬼子”;所以,汉奸王喜光逼迫他当伪药商行会的会长时,他宁可关门歇业也不做汉奸;所以,白占元偷偷打了三个日本人,他满眼的赞赏;所以,他立下遗属,誓死不做亡国奴,并交代全族老少如若做了汉奸,该骂、该诛。

杨九红与白景琦,截然不同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们人生观价值观的大相径庭,杨九红不懂白景琦的大义,始终与白景琦背道而驰,她一步步地将自己排斥在白景琦的世界之外,两个世界里的人,部站在一条统一的战线上,从根本上决定了白景琦对她真正意义上的看不起。

对于杨九红的窑姐的身份,白景琦从未在明面上对她表露丝毫的鄙视和嫌弃,但在杨九红丢失民族大义,毫无做人的底线上,白景琦给了她显而易见的厌恶。

白景琦为了杨九红坐了牢,杨九红自以为白景琦爱她,所以为他赎了身,自以为找到一个可靠的男人,殊不知,这个男人从未给过她一个可依靠的肩膀;黄春死后,自以为陪伴白景琦时间最长、为白家生了女儿、冒着风险为白家采药,白景琦会厚待她几分,但男人的情最是善变,在更年轻和漂亮面前,她的付出一文不值;自以为与日本人亲近是为白家好,但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国人,就该保有起码的善恶之分,可惜,杨九红都是自以为,却从始至终,从未懂过白景琦。

杨九红的悲剧和白景琦对她的厌恶,离不开她的出身和白景琦对她的无爱,也离不开她的各种作,更离不开她扎在骨子没有底线的人性。她的出生无法选择,但她的人生,可以选择,只不过,在做选择时,依旧逃不出一生被禁锢的圈,可怜可悲也可恨。

白景琦发现杨九红抽大烟,好言相劝不成大发雷霆,等两人平静下来,白景琦问杨九红怎么变成这样了,杨九红回道:

“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白景琦没变,杨九红亦没变,他们,不过都是自己最本该的样子。

杨九红,终究成了大宅门外的一缕孤魂。

她,从未真正走进大宅门,亦从未走进白景琦的心。

一声叹息。


标签: 大宅门 大宅门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