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门剧情介绍:《大宅门》你根本不知,白景琦出生时只会笑不会哭,意味着什么

51剧情网 157 0

二奶奶艰难地生下了孩子,可是,刚出生的孩子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白雅萍抱过产婆手中的孩子,使劲地拍打他屁股,孩子才发出些许笑声,随着白雅萍越拍越用力,怀中的孩子越发大声地笑了起来,白雅萍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白雅萍走出产房,告诉门外的大奶奶和三奶奶,说孩子只笑不哭,大奶奶和三奶奶不相信地跑进产房亲眼看到了此生最奇特的一幕,而后,白雅萍跑去花房给正在练字的白萌堂报喜,听闻孩子只笑不哭,白萌堂有些惊讶地连着说了好几个“奇了,奇了”,并给孩子起名“白景琦”。

白景琦其名,既是因为他在白家“景”字辈里排行老“七”,也是因为他出生确实神“奇”。

我一直不明白,为何要安排白景琦出生只笑不哭的情节?重温《大宅门》,才懂这个细节背后,其实暗藏深意。

不同

白景琦的成长经历,如同他出生时只笑不哭一般的与众不同,白府上下,他最是顽劣与独特。

顽劣。5岁时,拿家里的安宫牛黄丸喂金鱼,一缸的金鱼全翻了白,常与自己的兄弟动手,尤其是打比他大的景武;14岁时,将教书先生的鼻烟偷偷倒入臭豆腐,在门上放上墨汁,先生一推门被淋了一身,被二奶奶赶出去讨饭,他跟着别人有样学样地下跪求赏,拿自己的尿当圣水,让兄弟们下跪、喝圣水。二奶奶打过、骂过,可结果是二奶奶打肿了手,白景琦却不疼不哭,只是笑。

独特。被贵武指使绑了票,不哭不闹,还坐在地上心安地睡着了,季宗布救下他,而他却只对季宗布一手捏碎赌牌的功夫好奇不已;三叔白颖宇偷偷跑到二房偷秘方被白景琦发现,年少的白景琦情急之下拿着剪刀与他对着干;和一帮兄弟吃烤红薯,他看不起被烫了一下就大哭的兄弟,还从火盆里直接夹出一个炭火放在手腕上烤,白景琦胡闹之余,有着一种令人敬佩的勇敢与担当。

直到白府请了季宗布做了白景琦老师,白景琦才真正走到正轨上来。

早晨练武、白天认真上课不再欺负兄弟、晚上点灯夜读,二奶奶叫他去睡觉,他反让二奶奶别捣乱,香菱受伤,他开方子、捣药,白颖轩考他方子,他一眼就看出了十八反,而标志他真正长大的是这样一件事。

白府做衣服,景武推开香伶不让她量,说她不是白家的人,白景琦看到香伶在哭,立马为香伶打抱不平,他推倒景武,让师傅先给香伶量,景武气不过背后踢了景琦一脚,白景琦数落他下黑“脚”,生气地用手中的刀对着景武,正好被二奶奶撞见,二奶奶拽着白景琦回了家,拿起鸡毛掸子准备揍,白景琦顺势挡住了二奶奶的手:

妈,您打我也打不疼,也打不哭,还把您累得够呛,您往后该歇歇了。

说完,白景琦拍了拍二奶奶后就跑开了,一旁的白颖轩笑出了声,二奶奶呆呆地坐了下来,一脸的震惊和欣慰,可以说,白景琦的成长经历,有着其他兄弟们难以企及的顽劣,也有着其他兄弟难以匹敌的勇气和能力,他在白府“景”字辈这一代,是最具个性和最具担当的人。

白景琦,出生只会笑的人,暗藏了他与众不同的成长经历与独特个性,也铺就了他一生独树一帜的路,长大后的白景琦,依旧透着顽劣与随“性”所欲,也透着勇敢和一腔正义,他的“琦”,藏着一股王者的霸气和胆气,也藏着一种与他人形成强烈对比、又极为突出的神奇。

“王”与“奇”,白景琦,如是也。

无情

白景琦出生只笑不哭,“笑”是一种看透后的淡然,“哭”是一种想不通的悲苦,对于白景琦来说,他一生放荡不羁、随性而活,可谓“笑”到了最后,但他身上,却缺少了一个人该有的与“哭”同理的悲悯与同理心。

而这主要体现在白景琦为人处世的两种风格上。

一是狠绝。

白景琦自14岁在白家的堂会上听了一出戏后,一辈子都反复在念“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它个干干净净”,“杀他个干干净净”成为白景琦做事最显著的特性。

白景琦靠一泡屎和堂姐白玉芬婆家、济南提督府的地位在钱庄借了2000两银子,再靠他自己创造的泷胶秘方,收了沿河十八坊,而唯一与白景琦为难的是孙万田的孙记龙胶庄,孙万田“你树你的大旗,我这儿就是挂个屁股帘,他也是一面旗,你立你的山,我这儿就是拍个坟包,也算是个山,各走各的路”拒绝被收购。

后孙万田指使白景琦铺子里的伙计石元祥从白景琦熬的泷胶渣子里找到了秘方,白景琦用1000两让石元祥作证、以20万两的收买府台大人,孙万田被抓,而白景琦故意上门羞辱“老孙头冤枉啊……什么,他偷谁秘方了……您高抬贵手您饶了他得了,您瞧那么大岁数了,怪可怜的”,临走时还数落“孙爷爷,这坟头上挂个屁帘到底是小了点啊”,尽管孙万田偷秘方有错在先,但白景琦上门,并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羞辱,足见他做事的狠绝。

还有白府新宅的太监王喜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吞没了白府很多钱财,当白景琦发现给二奶奶祝寿的洋车被王喜光买了去,王喜光还找了三个外宅后得知实情,一向对钱没数的白景琦并不是拿回自家的钱,而是当众扒掉王喜光的裤子,看他是不是真太监,王喜光下跪求请,白景琦依旧不为所动。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后来二奶奶70大寿时,白景琦以龙胶庄为抵押从孙万田的儿子孙继田借了钱,孙继田来了个卷包会的报复,才有了后来王喜光,利用槐花之死针对白景琦,王喜光做了汉奸后,更是对白家和白景琦百般为难。

一泡屎,让钱庄的吴掌柜黑了脸,上门的羞辱,让孙家怀恨在心,当众扒裤子,让王喜光心存怨恨,白景琦做事太狠且不留退路,狠绝的背后,是一次次埋下祸根,“杀他个干净干净”的背后,是高宠想把金兵杀个干干净净,最后自己反被铁滑车给压死了的故事,白景琦做事,伤敌,更伤己。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二奶奶。

二奶奶为收回被查封的白家老铺百草厅,利用白府南记和常公公,与董大兴等人打擂台,最终盘回了百草厅百分百的股权,面对输了的董大兴,二奶奶将本银悉数归还,还请他们参加白家的堂会,大气与格局立现。

白景琦做事,凭心性,二奶奶做事,顾大局,一个不留后路的给白家和自己带来祸端,一个步步留退路的给白家带来福气,白景琦出生只笑不哭里,藏着他笑里藏着刀的狠与绝。

二是无情。

白景琦一生娶了四个女人,但对每一个女人他都显无情。

与黄春青梅竹马,黄春回北京生孩子,他在济南疯狂痴迷杨九红,并且不给黄春打招呼就娶了杨九红,更是在黄春生下白敬业后的三年,不曾回北京,亦无一封信关心问候;

娶了窑姐杨九红,强行抱走孩子、杨九红被二奶奶当众羞辱上吊他置若罔闻、娶了与杨九红作对的丫头香秀、杨九红绝食多日不上心直到杨九红孤死床上;

二奶奶临终前将槐花指给白景琦,他享受了槐花的身子,却在槐花被杨九红处处为难时,不曾替槐花说上一句话,纵容了杨九红的“恶”,也导致了槐花因为两盆月季花被杨九红逼死;

杨九红在无人敢应时揽下为白府东北采药的事,而在家的白景琦却与香秀耳鬓厮磨,更是在香秀身上上下其手,在香秀的算计和激将下,60岁的白景琦娶28岁的香秀为太太,白景琦,看上了香秀的年轻美貌,也看上了香秀身上的一股狠劲。

四个女人,黄春早逝、槐花上吊、杨九红双手合十悄然离世到最终济南一座孤坟、香秀无子,哪一个的结局,都带着凄凉与悲恨,婚姻里的白景琦,只有男人对女人的欲和用,却无真正责任与在意的为人夫。

白敬业初见白景琦不识爹、女儿白佳莉小时被二奶奶带大见白景琦不叫爹,后白敬业吃喝嫖赌,在安国采药时因赌输了12万大洋被白景琦打断了腿、白佳莉长大后不认杨九红,还次次言语刺激和侮辱杨九红,白景琦从无真正在母女之间作调和,儿女的混和恶,离不开白景琦的不教和纵容。

尤其是当杨九红偷偷上门看望并让白佳莉认娘时,又被白佳莉一顿数落,面对母女之间的对峙,白景琦一脸地无所谓,杨九红让白景琦告诉白佳莉她是白佳莉的娘,白景琦只是笑一声是,谁也没说不是”,杨九红让他把话说清楚,他又只是呵呵一笑“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这还用说吗”,白佳莉拿二奶奶出来说事,杨九红反驳二奶奶不让认亲娘就不对,并要白景琦表态,而白景琦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杨九红声嘶力竭地质问:

二老太太是你的妈,你不能说你妈妈的不是,可我不也是佳莉的妈吗,怎么到我这儿,这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就说不通了呢。

杨九红失望又绝望地离开了,尽管二奶奶养育白佳莉是为白佳莉以后着想,杨九红深陷在女儿不认自己的执念里而困于心,但白佳莉不认亲娘,和白景琦的默许和不作为,才是对杨九红最大的凌迟。

白景琦一辈子,活脱脱一个“活土匪”,土匪在做事的狠绝,土匪在对人的无情,土匪在一辈子率性而为,土匪在从不真正在心底上在乎过谁,从始至终,他活得只有自己,也活得只为自己。

正义

对于白景琦出生只笑不哭,白景琦的老师季宗布离开白府时对二奶奶说过这么一句话:

这孩子不会哭,自然带了一种刚性,生下来就笑,那是把世道都看透了,有这两样一定能成就大业。

白景琦的刚性和看透,在于他血脉里一直流淌的正气和正义,和他从始至终坚持的底线。

为医的底线。

白敬业在白家配药房偷工减料做假药,逼得老号老伙计许先生和涂二爷递上辞呈,白景怡当众训斥白敬业,白景琦在药行会馆上,当众烧了所有的假药,并说:

昨儿晚上有人劝我说,这批药要是一烧的话,7万两银子就没了,杀点价也能卖的出去,也不亏心,不亏心可它缺了德了,这都是药,这不像你买双鞋去,说买得不合适了吧,我还可以换一双,这都是给人吃的,况且都是给病人吃的,弄不好就得弄出人命来,干咱们药行的,不能出一点错,那是草菅人命,白家老号绝不卖假药,药力不够我都不卖,甭说7万两,就是70万两,我把本儿我全烧光了,我关门歇业回家吃窝窝头去,我也不干亏心事。

白景琦说得大义凛然,尽管因为军阀割据、时局动乱,白家因为军饷和采药的困境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还是无一丝犹豫地一把大火烧光了所有的假药,熊熊大火,更燃烧出了白家百年老号的信誉和名声。

医与药,皆连着人命,既容不得假,亦容不得半点亏心,悬挂在白家铺上的牌匾“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在没有人监管的情况下,不违背良心,不见利忘义,才是医药行业真正的理念和准则,而白景琦守住了白家的这条底线。

国人的底线。

白景琦从小到大,虽然不服管教、顽劣不堪,但他的骨子里自有一股正气凛然和为人的底线,尤其是在民族大义上,他从始至终不退让。

八国联军侵华时,白景琦碰到了受伤的老师季宗布,为给老师报仇,白景琦杀了追来的洋兵,白颖宇拿柜台的上万瓶药酒讨好日本兵,白景琦听闻生气不已,面对日本军官田木,他让田木滚回去,还故意用放了墨汁的酒逗弄日本兵;日本侵华,田木青一以父辈的交情,名义上以帮助为由让白景琦交出秘方由他保管,白景琦对田木青一从无好脸色,更坚决不交出秘方;汉奸王喜光逼迫白景琦出任药商行会的伪会长,面对日日被汉奸侵扰的百草厅,白景琦宁可关门歇业;立下遗嘱,誓死不做亡国奴,并交代全族老少如若做了汉奸,该骂、该诛。

白景琦的骨子里,有着身为国人最该坚守的底线,不做汉奸、不做亡国奴,面对时局的艰难,白景琦选了一条最不易,也最崇高的路。

不以假药糊弄人,是从医的正,不以妥协降于人,是为人的正,白景琦,既有内在最根本的坚守,亦有外在从事最基本的准则,内外兼守,守住了他个人,更守住白家大宅门的根,以此为本,才有大宅门真正的传奇。

槐花死后,王喜光暗中让槐花的娘按下手印告发了白景琦,白景琦被下了狱,官司打赢却没钱打点的王喜光刻意讨好香秀,却被香秀摆了一道,白景琦对香秀说了这样的话:

这干一件事情,合着家伙全都高兴了,就我一个人不高兴,我宁肯不做它,大家伙不是不高兴吗,就我一个人高兴吧,我还非做不可。

字里行间,白景琦全凭自己高不高兴,不高兴不做、高兴就做,一辈子活得自己。

试问,世间能有几个白景琦。

他,出生只笑不哭,原来如此。


标签: 大宅门 大宅门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