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言写意剧情介绍:《良言写意》原著:沈写意“肮脏”的出身,才是沈家悲剧的根源

51剧情网 110 0

沈写意,错怪了厉择良很多年。

两人的爱情,因家庭的变故,一度走进绝境,沈写意把丧父之痛怪罪在了厉择良的头上,疯狂地报复厉择良。

厉择良是何等精明的男人,他早就看出了沈写意险恶的用意,却还是纵容她将他拖下苦海,宁可自己千疮百孔,也要护她安好。

只因,她是他心中永远的写意。

直到真相揭开,沈写意才发现自己报错了仇,沈家的灾难,并不是因厉择良而起。

《良言写意》原著里提到,沈写意的父亲沈志宏,和厉家有交情,两家在商场上的合作,是强强联合,互相成就,然而沈厉看似固若金汤的关系,却还是陡然瓦解了。

沈家公司出了状况,厉氏果断撤资,沈志宏走投无路之下,寻了短见。

祸不单行,沈写意的姐姐沈写晴,经不住打击,从三楼一跃而下,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重创,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昔日风光富贵的沈家,变得支离破碎,满目凄凉。

沈写意和厉择良,曾是一对亲密的校园恋人,厉择良见死不救,落井下石,寒了沈写意的心。

沈写意在绝望之下,开车坠湖了,是厉择良不顾自己的性命,救下了自杀的沈写意。

沈写意,并不知道舍命救她的人是厉择良,她更不了解的是,厉氏撤资,并非是撇清关系,而是厉择良打算先全身而退,再出手帮助沈家。

年轻气盛的厉择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没能成功救活沈家的公司。

而沈家会出事,是因为沈写晴转移资产的非法操作,所以沈写晴才会因为愧疚和悲痛跳了楼。

沈写晴疯了,她只能认识亲近的两三个人,妹妹沈写意,对于沈写晴来说,就如同是陌生人。

沈写意并没有为姐姐的遭遇感到多悲伤,因为这对姐妹,本就彼此喜欢不起来。

姐妹成仇

《良言写意》原著提到,直到成年,写意才正式进入沈家,由随母亲的“苏”姓,改为了“沈”姓。

沈写意是沈家不光彩的“私生女”,这也是沈志宏在落难时,几乎没有贵人出手相助的一大原因。

沈志宏在商业上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他混乱的私生活,直接为他的人品打了折扣。

沈志宏的“妻妾共享”,严重伤害了两个女儿。

沈写晴对妹妹沈写意,没有爱,只有恨。

恨沈写意的母亲夺走了父亲的宠爱,恨沈写意要与她分割沈家的财产。

沈志宏贸然把沈写意接回了家,沈写晴本能地排斥这个妹妹,因为沈志宏对沈写意的疼爱,是肉眼可见的。

沈写意从小调皮可爱,深得沈志宏的欢心,沈志宏会宠溺地唤“我的写意”。

本是豪门独女,活得像公主一样的沈写晴,有了危机感。

沈写意的存在,是沈写晴心里的刺。

沈写晴骂沈写意是“野种”,不甘受辱的沈写意出手掌掴了沈写晴,《良言写意》原著里写道:

“后来的那一巴掌下去,终究彻底撕破了彼此的脸。可是,如果人生能再选择一次,也许写意掴姐姐的那巴掌是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的。那个时刻所有人都很急躁,以至于根本没有察觉写晴的心情。”

为了打击沈写意,沈写晴不惜以自己的婚姻为代价,服从了家族联姻的安排,只因对方是沈写意青梅竹马的好友詹东圳。

凡是沈写意喜欢的人和物,沈写晴都要抢过来。

沈写晴特意警告妹妹:“别在我面前装得多清高似的,我警告你,詹东圳早就是我的未婚夫,如今我们正式订婚了,你要再来烦他,就是小三。你妈就是专门勾引人家丈夫的,你可别来个女承母业。”

沈写晴的咄咄逼人,让沈写意同样对这个姐姐厌恶到了极点,《良言写意》原著写出了沈写意的“心声”:

“我只愿这一生,她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不要和我有任何瓜葛。即使这么想,我仍旧是沈家的女儿,得规规矩矩地去看望我爸。”

沈写意想再掌掴沈写晴一次,却被沈写晴巧妙地躲过了。

沈写晴报复父亲

沈写晴对“同父异母”的妹妹沈写意说:“别以为爸爸叫你回来,你就是沈家的人了。告诉你,无论沈家的财产,甚至是其他什么人,我都不会让你丁点儿。”

沈写晴,也的确说到做到。

沈志宏身体出了问题,把产业交给沈写晴打理,沈写晴明目张胆做了手脚,她的叛逆,不是首次。

沈写晴曾在外酗酒作乐,出入灯红酒绿的场所,沈志宏对女儿的堕落愤怒不已,将沈写晴关了三天,母亲心疼女儿,讽刺沈志宏说道:

“你平时也不管,就知道给她钱花,宠着她。如今出了事情,又打又吼的有什么用。女儿二十多了,如果不是你在外面的那档子事情,她哪儿有那么叛逆?”

沈志宏“在外面的那档子事情”,是整个家庭挥之不去的阴霾,沈写晴从骨子里,对父亲又爱又恨,她的报复,全是因为沈志宏种下的恶果。

沈志宏背叛婚姻,又随意把私生女带回家,没有平衡好两个女儿的关系,偏爱小女儿,沈写晴的“公主梦”,华丽地破灭了。

她在公司的账上做了手脚,用尽各种方法捞钱,表面上沈写晴的疯狂是为了利益,实际上她正是用这种决绝的方式,报复着父亲。

东窗事发后,沈志宏没有责备沈写晴,而是将罪责都揽在了自己身上,沈志宏对沈写晴说:

“写晴,爸爸知道你为了写意和她妈妈的事情一直怨恨我,所以从小不是你不想听话,而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生气,是爸爸有错在先,让你这么难受。于是,你觉得自己越坏,对我就是越大的报复。真的,是爸爸的错。”

父亲的认错,让沈写晴潸然泪下。

沈志宏临终前的父爱,让沈写晴后悔不已,她不该任性去害父亲,绝望之下,她走了父亲的老路。

沈写晴坠楼未亡,成了精神失常之人,昔日光彩夺目的“小公主”,最喜欢被人围绕,做人群中的焦点,结局却最怕见生人,离开熟悉的环境就会不安。

这,何其讽刺。

沈写意报复厉择良

沈志宏替沈写晴收拾烂摊子的事,没有告诉沈写意,他对厉择良和沈写晴说:

“我们的这些话,希望你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对写晴的将来不好。而且尤其不能告诉写意,请你什么都不要跟她说,她还是个孩子,不可能明白这些事情。要是她知道我为写晴做出这些,肯定会更不喜欢她。”

沈志宏以为自己的牺牲,能换来两个女儿的和平相处,他自以为安排得周全,却低估了沈写意的倔强。

沈志宏离世后,沈写意崩溃到寻死,活下来后假装失忆,不动声色地报仇,她把仇恨的目标对准了厉择良,害得厉氏险些破产。

被卷进沈家悲剧的厉择良,太无辜。

而沈写意之所以如此心狠,离不开她的成长环境,父母相继离世,却不能合葬,她从小就背负着“私生女”的耻辱,为了不挨欺负,她像男孩子一样勇猛。

沈写意知道什么时候反抗,什么时候示弱,就连情绪,她也可以完美伪装,《良言写意》原著里写道:

“在遇见写意之前,厉择良从没有发现过一个人,能将眼泪那么收发自如,毫不拖泥带水。她可以上一秒钟在哭,下一秒钟就咯咯地乐。

她也可以上一秒钟在气势凌人地和人对抗,像一只在战备中竖起毛发的小猫,下一秒钟嘴巴一撇,就梨花带泪、楚楚可怜。

后来,他暗自观察,才琢磨出来什么时候是她装的,什么时候是真的。也许是她的天性,也许是她在那样的家庭中不得不练就这种本领,所以,他一时觉得她可爱,一时间又心疼起来。”

沈写晴的怨恨,是大张旗鼓;沈写意的报复,才最诛心。

两姐妹疯魔的背后,是父亲沈志宏的自私。

好在沈写意和厉择良最终解开了误会,厉择良用他的深情感化了沈写意,两人修成正果,甜蜜完婚。

结语

《良言写意》原著:沈写意“肮脏”的出身,才是沈家悲剧的根源。

沈写意的母亲,是个温柔贤淑的女人,逆来顺受,不是图钱才和沈志宏在一起的,却到死都没有名分,《良言写意》原著里写道:

“夏天是写意最爱买衣服的季节。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只得几百块,苏妈妈虽然温和却在金钱上很固执,绝对不许她随便用沈志宏的钱。”

沈志宏背叛婚姻,忽视结发妻子,公然在外养“外室”,既伤害了两个女人,也给两个孩子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沈写晴叛逆,沈写意心狠,两姐妹的成长,都带着原生家庭伤痛的印记。

论能力和眼光,沈志宏是让厉择良都要敬佩的人,但事业如日中天的沈志宏,在感情上却有一笔糊涂账。

沈志宏至死不知,正是他在感情上的放纵,才给沈家带来了灭顶之灾。


标签: 良言写意 良言写意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