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类型电影的巅峰之作——影评《叶问2》

51剧情网 70 0

《叶问2》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是迄今为止国产动作类型电影里最成熟的作品。

  感谢洪金宝为我们奉献的精彩演出,并为影片设计了精彩纷呈的动作画面。这个叱诧影坛几十年的老英雄,宝刀不老,在影片中甘做绿叶,成功地刻画了洪拳宗师——洪震南。悉数当今影坛,此人物演员人选非洪金宝莫属。观众可以感受到,当洪震南一出场,洪金宝个人的魅力、一股王者风范的气场瞬间就散发出来,并且还多少弥补了影片中叶问略显单薄的人物性格。

  一、挖掘生活中的小情趣。

  《叶问2》仍然延续了第一集里的风格,出场戏走的是轻喜剧的路线。叶问收不到徒弟,阳台空着,邻居老大妈趁机晾衣服,这与第一集里开场时一位拳师到叶问家切磋武艺前一起吃饭、喝茶的情景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讲求的是一种小情趣。影片正是以这样的小事情入手,开始了由浅入深的叙事格局。

  同时,影片开场就把叶问全家逼到了经济窘困的境地,为房租、柴米油盐发愁,一代宗师叶问也有如此的惨境,那句“先交学费”的台词,既有趣又给观众很大的认同感,拉近了人物与观众的距离,这也是影片开篇的小情趣的一个组成部分,都是生活中的小事,但很生动、有戏。

  二、影片中叶问挑战香港武术界同仁的段落,是影片最好看的部分。一部成熟的类型电影,在影片的中段必须有一个这样的高潮段落,而且必须要好看,它是吸引观众眼球能够有兴致看完全片的关键。

  《叶问2》成功地做到了。咏春与洪拳两门派两代宗师的对决,拍得非常精彩,场景的设计也很独特,中间一张圆桌,四周围着倒立的凳子。虽然有十几个门派掌门人在现场,但影片处理的详略得当,只挑选了两个门派(猴拳、八卦掌)掌门人败在叶问手下之后,就轮到洪震南上场。这样的处理,体现的是娴熟的叙事技巧,既彰显叶问能打,又能烘托出洪震南傲人的江湖地位。

  三、人物设计的创新。

  其实,拍古装动作片,其主题的推陈出新是相当重要的,一部二、三流的古装动作电影,很容易就使影片走入江湖恩怨情仇的老路上去,这是此类型电影发展的一个瓶颈,今年袁和平的《苏乞儿》就是最为典型的代表(对该片的批评另文再说)。时至今日,《叶问2》的创作团队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难题,一是生活化,捕捉生活中的小情趣,这在前面已经说了。二是避开复仇之类的老腔调。三是抛开江湖帮派之争。四是灭绝掉所谓的秘籍、神功等等的陈词滥调。

  在《叶问2》中,我们看到了一种崭新的古装动作类型电影的面貌,首先是动作设计上,追求的是拳拳到肉的真实,彻底抛弃了天马行空。其次,影片在精神诉求上是紧密联系当下的,以洪震南的那句“为生活,我可以忍”的台词可以找到佐证,并以此作为钥匙打开当今乃至今后一段时期此类电影的大门并可轻松洞悉其中的玄机。

  在影片中,以咏春、洪拳两门派为代表的的掌门人都不同程度上在经济生活方面受到抑制,最具体的就是叶问,穷的叮当响,交不起房租、交不起保释费,为生计所困。洪震南因为要做小生意讨生活也不得不在洋人面前忍气吞声。这在以往的电影中是看不到的,那时的帮派掌门人从来就没有生计之忧,他们整天想的都是帮派斗争、争权夺利。我把这种新的人物情境设计当作是一种叙事策略,必须结合时代特征进行考量: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荧幕下的成年观众都切实体会到生活的巨大压力,全社会集体表现出的对物质和财富强烈的渴求,逼得每个人都失去了想象力和童趣,人们思想转变得无与伦比的务实,早就在不自觉中击碎了七十、八十年代电影中构建起的梦幻世界。

  现在的电影观众去理解一个人物,会最大程度地从自身对生活的体会去感悟他,如果还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事出现,观众是不会认同的。在这一点上,影片编导很清醒地把握住了当下时代的脉搏。要想推陈出新,就必须还原一个普通人真实的生活,讲述他的焦虑、困境、生活上真实的压力,反映他的精神追求,当然也要体现他执着于信念的坚忍不拔,最为鲜明的一点的是,现在讲故事,塑造人物强调的是个体百折不挠地与命运的抗争,这种重视个人品质完善过程的刻画正是是当今影坛流行的手法,或者说就是现代文艺作品发展的方向之一。

  四、不一样的戏剧冲突设置。

  在电影里,以往我们熟悉的门派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情节设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讲求共存、和谐发展的光景。虽然门派林立,但只要遵守行规,每个人都能谋求一碗饭吃。中国人之间窝里斗的传统故事模式被彻底唾弃了。那么新的戏剧冲突怎样设置呢?结果换成了中国武术家单挑外国人的新模式。《叶问》1、2、《霍元甲》、《苏乞儿》都是走的这样的套路。这种新的矛盾对立面的设计,一方面结束了以往狭隘的叙事格局,另一方面也是编导视野开阔的体现(也能理解成影片面向海外市场的一种营销策略)。影片给中国武术家树立的对立面人物中,并没有丑化对立面中的主要对手(《苏乞儿》除外),但历史大背景中的深层次的矛盾设计是显而易见的,这样做,能增强观众的认同感,同时也反映编导把握历史大方向的掌控能力。

  不过,在《叶问2》中美国拳王和叶问的矛盾不再是《叶问1》里中国人民弥久的民族伤痛——抗日战争,而是因为中西文化不同而引发的一次冲突(当然也能解读为反抗殖民统治的一种抗争,但我不这样认为)。在当时香港被殖民的大环境下,西方人自视高人一筹、人种优等、嘲笑落后中国人、以强者自居,这种本质上的矛盾莫说是在影片中的年代,就是在当下也是存在的。庆幸的是,编导把这种对于中国人而言的危机意识表现了出来,并给予了警醒。影片中最后对决时西方人临时修改比赛规则,即要求叶问不能用脚、只能用手的这一段戏,堪称妙笔,是对时下几十年来中国面临西方世界,在经济上的某种尴尬境地的绝佳隐喻。当中国面向世界敞开怀抱时,总是在不公平、不对等的平台上被迫接受西方世界的“利他”的游戏规则的修改。影片中,我们看到,在擂台上的叶问由于遵守规则,白白挨了对手的一记重拳。这一幕难道仅仅是叶问挨得吗,在世界的舞台上,在千变万化的西方世界的游戏规则中,中国吃了多少亏?这次《叶问2》的编导用类型电影的模式传播了主旋律电影永远都表述不了的思想。

  五、《叶问2》完美升级。

  在《叶问1》里,我们找不到实力与叶问相当的对手,金山找、日本军官的武功级别和叶问均不属于一个档次,叶问难免有胜之不武之嫌。而在《叶问2》里,编导设计了两位实力与叶问旗鼓相当的高手——洪震南和美国拳王。这样的创作手法正是成熟类型电影的体现。在《博物馆奇妙夜》系列中,第一集只是在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里小打小闹,而在第二集里故事环境则升级到全球最大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史密苏尼博物馆;《变形金刚》系列中金刚数量也由第一集的十几个猛增到四十多个。续集要好看,就必须要有所超越,这种超越不仅仅是简单的数量上的多、外观上的大,而且更应该是综合的质的提升。《叶问2》稳扎稳打的做到这一步。

  六、一场美梦。

  我一直认为电影就像一场梦境,记得在看彼得杰克逊的《金刚》时,走出电影院,恍如一梦,如痴如醉的三个小时,令人忘我的置身于梦境,这就是一部成功的类型电影所具备的魅力,这次《叶问2》终于引领我进入了梦境。

  七、关于偷烧鸭和小小李小龙。

  影片中出现了周清泉(任达华饰演)偷烧鸭的一场戏。香港电影历史上第一部电影的名字叫《偷烧鸭》,我愿意把这个设计当作是香港电影人的追根溯源同时也是对前辈致敬的一种方式。

  影片最后,编导安排了小小李小龙向叶问拜师的情节,特别介绍一下,小演员名字叫蒋岱言。在电影的世界里,似乎已经自成一个体系,或者说是正在构建属于这个艺术里人物传记的萤幕历史。看着小小李小龙用大拇指刮刮鼻子的经典造型,我只能说,作为一个影迷,娱乐之外,感动其中。

标签: 动作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