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长沙》的“地痞流氓”薛君山为什么那么让人难以忘怀?

51剧情网 130 0

提到电视剧《战长沙》,贯穿始终的灵魂人物,毫无疑问是那个亦兵亦匪、亦正亦邪的薛君山。他在观众心目中,有很多头衔:地痞流氓,宠妻狂魔,爱家典范,挣钱恶棍,救火勇士,民族英雄,抗日烈士。

首先说他这个地痞流氓头衔,那可不是诋毁他,那是货真价实的。

薛君山由演员任程伟饰演,咱不得不说,任程伟以前饰演过的所有电视剧,都不如《战长沙》出彩。

他简直把薛君山这个流氓女婿、恶棍姐夫演活了,演火了,假如我们把他称为“民国好女婿”“中国好姐夫”,恐怕一点都不为过。薛君山,身材高大魁梧,因为是湖南省保安处行动大队大队长,长沙城里有名的地头蛇,黑白通吃,左右逢源,痞子气十足。他开赌场,收保护费,只要能挣钱,他什么都干,什么都敢干。

他为了赚钱,胆大包天,开始的时候,是用公家的军车给逃离长沙城的有钱人家拉客、拉货,大发战争财。为了赚钱,他还敢打着驻军参谋顾清明的名义,动用火车皮挣钱。

他的老婆胡湘君,原本是和表哥刘明翰早就定下的娃娃亲,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胡湘君恰恰被薛君山看上了。

刘明翰是知识分子,从日本留学归来,回国后进了医院,本该前途无量,如果和胡湘君结婚,毫无疑问,他会幸福美满。哪知生在战乱年代,年轻人难免热血澎湃,参加学生运动,被当地军警关进了大牢。

薛君山终于等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告诉胡湘君:“你只要答应嫁给我,我就把他放了。”胡湘君无奈,只好答应。

也许,在胡湘君的心里,还封存着和刘明翰的许多美好记忆。不过,这肯定只是少年时代的懵懂初恋,具有很大的盲目性。

我们过来人都知道,一个人、一个家庭要在社会上站稳脚跟,既要自保,还要顾全全家人的衣食住行,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尤其是在战火纷飞的乱世之中,这就更加艰难。

薛君山对于胡湘君来说,无疑是一个最合适的结婚对象。至少比刘明翰好过百倍千倍。对胡湘君而言,她美丽温柔,不仅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大男人给她提供安全舒适的生活环境,还要担负整个胡家人大大小小好多人的安全和衣食无忧,这就不是刘明翰这种文弱书生能够做到的了。只有薛君山这种大男人符合这个条件。

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如果胡湘君和刘明翰成了一家,刘明翰能够像薛君山那么可靠,那么强有力吗?文质彬彬的刘明涵,手无缚鸡之力,在那个战乱年代,他恐怕连自己都无法保护,他妹妹秀秀都要住在胡家他才放心,他怎么来保护胡湘君和她一家人?

这件事,薛君山的确做得有点霸道,也尽管属于公鸡抓蛋,强迫手段,但毫无疑问的是,胡湘君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很快就适应了薛君山,接受了薛君山,也诚心诚意地爱上了薛君山。这种爱,尽管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没有卿卿我我,但也没有掺杂一点虚情假意。

几年的家庭生活,特别是儿子小平安的来临,在胡湘君的内心深处,已经把薛君山当作了强有力的靠山,建立起了难得的信任。因为她知道,只要有薛君山在,她就有安全感。只要薛君山在,这个胡家就有强大的靠山,没有人能够欺负他们,没有人敢欺负他们。他们就会衣食无忧,就会幸福长久。

薛君山是湖南保安处行动大队大队长,黑白两道通吃,军警匪都说得上话,是典型的地头蛇。他收保护费、开烟馆,侵占别人的房子,用尽各种不正当的手段敛财,脾气还暴躁,在家里开的是一言堂,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地位。他十二三岁就出来闯天下,毫无疑问,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生活经验和社会阅历。他尽管有些蛮横无理,但又诚实守信。他大大咧咧,但又心细如麻。

其实,说实话,无论是在胡家这个七口人的家里,还是在整个长沙城内,还真再找不到比薛君山更好、更可靠、更有本事的男人,在整出电视剧出现的人物里,还真的没有谁能比得上薛君山更有能力,更加可靠。

奶奶已经六七十岁,尽管头脑清楚,但也只有阅历,没有了任何能力。胡长宁,一个高校国文教师,在战乱年代,最无用的就是文人。胡长宁恰恰还是个不着调的文人,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教书,就是听京戏。对于薛君山到处敛财,胡长宁非常不以为然,认为钱财再多,都是过眼云烟。薛君山一听就不乐意了:“你知道家里有几颗米?几斤面?还过眼烟云?饿你一天不吃饭试试?你就知道过日子,就得靠这些过眼云烟了。”

薛君山因为深爱着老婆胡湘君,进而爱屋及乌,拼尽全力照顾、保护胡家一大家子人。

薛君山娶的本是胡湘君一个,但是却要照顾整个胡家。日本飞机炸了胡家房子,胡湘君请全家人到她家去住。薛君山丝毫没有计较,对这种牛马一样的生活,甘之如饴。这不管放在什么时代,恐怕也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做到薛君山的百分之一。哪个男人愿意婚后为妻子娘家忙前忙后,累得跟狗一样,在这个家里还听不到一句好话,看不到一个人对他有好头脸。

说实话,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真替薛君山累得慌。

薛君山担任保安处行动大队长以后,看到一处房子非常好,按照他的说法,这房子火烧不着,枪打不进,除非敌机从上面扔一颗炸弹落在天井里。

至于薛君山是怎么把这个院子、房子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电视剧没有细说,只是通过他岳父胡长宁一句话诠释了这房子的来历:“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这房子是怎么来的,他薛君山就是干一辈子保安处行动队队长,也挣不来这么大一处房子啊。住在这来历不明的房子里,我何以为师啊?我还有何面目教导我的学生啊?”

在胡家这个大家庭里,薛君山可以嘲讽岳父胡长宁“岳老子”,可以和奶奶客客气气讲道理,但是只要胡湘君一个眼神、一句话,他立刻“哑火”,乖乖地闭嘴。

薛君山不愧为爱家的典范。日军占领武汉以后,日益临近长沙。无论是长沙本地人,还是涌入长沙的外地人,都在寻求各自的出路,远离长沙,逃离长沙。许多家庭为了减轻负担,也都在给自己的女儿寻找中意的女婿、合适的婆家。即使家庭一般,只要能够带着女儿离开危如累卵的长沙城就行。

胡湘君的妹妹胡湘湘已到出阁年龄还没有许配人家,父亲胡长宁不着调,胡湘君只得把希望寄托在丈夫薛君山身上。希望薛君山出面给妹妹胡湘湘找一个合适的好婆家。

薛君山义不容辞,担当起了这个重任。他反复权衡,最终看上了驻扎在长沙城里方先觉将军五十师的驻军参谋顾清明。顾清明的父亲是中央大员,顾清明本人仪表堂堂,又热情爱国,又是参谋人员,轻易不会上战场。这是多么好的条件啊。

可是,薛君山深知,自己位卑职低,和人家顾清明没有交往认识的可能,便去求他的上司保安处处长徐权。徐权是顾清明出了五服的一个舅舅,其实顾清明也并不太把他当长辈,只是由于工作关系,互相有些来往。顾清明所在部队缺少冬装,需要徐权帮忙。徐权和薛君山,既是上下级关系,也是生意伙伴。薛君山挣的那些干净不干净的钱,都有徐权的份。

这个薛君山爱家,爱到什么程度?什么都往家里倒腾。按照胡小满的说法,就是“长沙城储备库里有什么,咱家仓库里就有什么。”

我们假如认为薛君山是一个恶棍,那也没有问题。毕竟他的毛病太多了,数都数不清。但是,长沙文夕大火,无疑让我们看到了另外一个薛君山。

这是电视剧里薛君山由坏变好的一个分水岭。其实,严谨地说,并不是薛君山变好了,他原本就是这样一个人。遇到给家人赚钱的机会,他绝对当仁不让。然而,遇到仗义救人的机会,他同样也是当仁不让。

提到这场长沙大火,实在是一个难以言说的乌龙。蒋介石尽管有“焦土抗战”火烧长沙的命令,但是这个前提是,日军兵临长沙城下的时候,才能火烧长沙。然而,由于恐慌情绪作怪,从湖南省政府官员,到下面所有基层军警,都已经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长沙大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莫名其妙被人给点着的。

薛君山本是个官员,尽管他有很多毛病,但他本质不坏,见城内的火着得莫名其妙,老百姓死伤惨重,顿时激发起他的善良本性。这实在是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许多军警在另一边放火,薛君山却在这一边灭火救人。别人放了一夜的火,薛君山带着他的几个随从,救了一夜的人。

他是个很有喜感的人,一个随从说:“这火又不是咱们放的,你干嘛这么没命地救火救人呢?”他明明是在做好事,还不愿意承认。他的回答是:“咱们收了人家的保护费,就应该保护他们。这是做人的信用。咱们不救火,以后好意思收人家的钱吗?”

薛君山唯一让我失望的地方,就是他让胡湘君带着儿子平安回汉寿老家那件事。他是因为看到胡湘君和刘明翰在楼上站在一起的场景,就怀疑他们可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不过,你细想一下,也应该理解薛君山。

薛君山太爱胡湘君了。他知道,经过这好几年在一起生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美丽贤惠的胡湘君已经把他当成了靠山,绝不会在背地里背叛自己。可是,胡湘君不背叛自己,并不等于刘明翰不觊觎胡湘君啊。

在这个世界上,凡是读书人,都有一个心结,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认为就是最珍贵的,必欲得到而后快。特别是初恋,大多数人都过不了这个关。认为是最合适的,也是最美好的。

显然,薛君山担心的,并不是胡湘君背叛他,而是刘明翰可能会有意无意勾引胡湘君。但是,由于刘明翰是岳母的侄子,胡湘君的表哥,他薛君山就是再怎么厌恶刘明翰,也没有理由不让他来家里。刘明翰和胡湘君都是初恋,这种情况,一不小心,就容易变成暗度陈仓,失而复合的结果。薛君山不得不防。

但薛君山显然由于太爱胡湘君,他做了这一生最愚蠢的一个决定,就是让胡湘君带着儿子平安回到老家汉寿。这么做有两个好处。其一是老家比较偏僻,又是乡下,战乱时期比较安全。其二就是可以让胡湘君远离刘明翰。

但是,薛君山百密一疏,他忘记了一个致命的现实。日军已经临近长沙,从长沙到他老家汉寿的路上现在已经不再安全了。因此,才会发生在路上遇到日军,年仅三岁的小平安胡湘君捂住口鼻死去的惨剧。

胡湘湘和胡小满在医院抱回了一个孤儿毛毛,让家里人一顿数说。不成想,精神错乱的胡湘君看见毛毛,误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平安回来了,亲得了不得。家人见胡湘君这样,也就将错就错,接受了这个孩子。薛君山回来看见毛毛,不理不睬。大家以为薛君山嫌弃孩子。薛君山却说:“不是我不想认这个孩子。我是想,这孩子父母尽管都阵亡了,但是他肯定还有亲戚吧?假如将来孩子亲戚找上门来,咱们不得把孩子还给日军吗?那时候,你们让湘君怎么活?”

这就是薛君山。孩子死了,他尽管也是悲痛欲绝,但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还是妻子胡湘君。

为什么后来胡湘君离开家庭,到孤儿院工作呢?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可以远离家庭,避免胡思乱想,经常想起自己的儿子小平安。二,就是能够远离刘明翰。因为她从刘明翰的眼神里,仍然能够看到他炙热的情感。她已经成了薛君山的妻子,她的心里,已经再也容不下别的男人了。但她也深知,表哥刘明翰好像并没有完全把她丢开。只要她稍微有一点动摇,表哥刘明翰一定会不管不顾扑向她。她不想对不起丈夫薛君山。

小平安死了以后,胡湘君当时正怀着孕,经过这一次劫难,胡湘君不但疯了,还失去了怀孕的机会。全家人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因为他们都担心薛君山会离开胡湘君。这倒也可以想到,薛君山在汉寿老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他肯定得给自己留个后。胡湘君没有了生育能力,薛君山还不得再找一个老婆吗?

看着胡家人一个个心怀鬼胎,薛君山自己明白,他太爱胡湘君了,他不愿意抛弃胡湘君,也不能抛弃胡湘君。

他除了咒骂自己做了太多的坏事,就是带着胡湘君到处看医生。想让胡湘君尽快好起来。

为了消除胡家人的后顾之忧,他到野战医院找小姨子胡湘湘:“你看你姐夫对你一点都不错,当然只是态度差一些。你数一数,我哪件事不是为了你好?以你对顾清明的了解,他将来会不会舍得把自己的孩子过继给别人?”

胡湘湘说:“我不知道别人舍得不舍得,但是为了我姐,我舍得。”

薛君山:“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湘湘,姐夫没白疼你。到时候你的肚子争点气,难看了姐夫不认。最好能生一个像你和小满这样的双胞胎,那我就更满意了。”

为了把这件事做实、做圆满,薛君山立刻又去找了顾清明。他猛地推开了顾清明的办公室,把顾清明惊得问了一句:“怎么了?”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你想什么?”

“我想狠狠打你一顿!”

顾清明不解:“你发什么疯啊?”

薛君山说:“我没疯,可是我老婆疯了,儿子也死了。我老婆现在身子也坏了,再也怀不上孩子了。我薛君山从此就断了后了。”

“怎么回事啊?”

“你装什么傻呀?你不到我家胡说八道,能这样啊?”

“你误会了,我到你家,是好心好意看你家人,我把你当兄弟,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薛君山站了起来:“你把我 当兄弟?真心的?”

“当然。”

薛君山一把拉住顾清明坐在凳子上:“来,兄弟,坐。你既然把我当兄弟,那我也把你当兄弟。顾兄弟,小鬼子上次是被咱们打跑了,可是咱们知道,小鬼子还会回来。小鬼子回来了,我就得上战场。你不一样,你得留在长沙供应军需。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替我看家。”

“好,我答应你。”

“你大嫂她情况不好,我怕她出事。这一大家子人,你都得替我照顾。行还是不行啊?这是你欠我的,你知道吧?”

“好好,我欠你的。薛大哥,从去年到现在,我眼睁睁看着你家里面发生一个个变故,你的心情,我感同身受。你放心,你的家人我一定会替你照看好的。”

“还有,那个湘湘答应我,你俩以后有了孩子,得过继给我一个。你舍不舍得?”

顾清明没反应过来,带着疑问的神情“啊”了一声,薛君山以为他不同意,立刻起身就走,离开了办公室。顾清明急忙追了出去。把薛君山拉到参谋处办公室,端起一杯酒说:“你陪我喝完这杯酒,我也舍了。”那意思是,不仅我舍得孩子,战争一来,很可能我也不存在了,什么舍得不舍得。

可是薛君山高兴了:“你真舍得把孩子过继给我?”说着端起一杯酒,给顾清明敬了一个礼:“谢谢长官!”

“喝。”

这就是战争年代的军人感情,也是电视剧里的薛君山。他是把家里一切事情安顿好了以后,才义无反顾地走上战场的。

薛君山的外表是粗鲁的,但是在粗鲁的外表下,潜藏着的,却是一颗滚烫的灵魂。

小姨子胡湘湘,究竟需要找什么样的人家,这本来就不应该是他管的事,但他却做到了尽职尽责。看到胡湘湘和顾清明顶嘴,他心急火燎,抓耳挠腮。明知顾清明当时看不上自己,为了胡湘湘的幸福生活,他仍然没皮没脸和顾清明套近乎。

长沙大火以后,凡是纵火的,都受到了惩处;没有纵火的,都被勒令参军。就这样,薛君山上了战场。

这倒应了那句话“是金子到哪儿都能发光。”薛君山在长沙城里可以呼风唤雨,左右逢源,上了战场以后,仍然是一把好手。

第一次,由于他英勇杀敌,负了重伤。胡家人虚惊一场。

第二次,由于弹尽援绝,敌人占领阵地前,他们仅剩的四个人钻进了一个工事里,躲过一劫。后来,我军夺取这块阵地时,他们钻出工事,用日军的迫击炮轰击日军,受到部队嘉奖。薛君山升职。

我们可以想想,侥幸也好,奇迹也罢,有再一再二,不可能有再三再四。有道是“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薛君山自然也不例外。这第三次,阵地丢失,我军炮火覆盖阵地,薛君山带领二十多人撤出了阵地,且战且退,顾清明带人上来接应他们,本来敌我双方已经转换了形势,一切正在好转。薛君山杀敌杀得高兴,不曾想被暗处埋伏的日军狙击手射了两枪,当场阵亡,死在了顾清明怀里。

薛君山死后,胡家人对薛君山褒贬不一。

胡长宁说:“一个吹牛皮,说大话的家伙。不过,他现在是抗日英雄。”

奶奶说:“君山是有很多毛病,但是他从不吹牛。他说过的话,哪一件没做到啊?”

湘君妈妈说:“现在君山不在了,咱们家以后可怎么活呀?”

胡小满不停地学着姐夫生前的样子,抓着自己腮帮子上的肉。尽管姐夫活着时,经常欺负他,但他宁愿让姐夫欺负他,也仍然还是希望姐夫继续活着。

湖湘湘的感受最深刻,她哽咽着说:“姐夫死了,咱们家一下子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证不了了。我这才明白,姐夫当初支撑这个家是多么不容易。”

薛君山并没有彻底消失,他的两个小弟,一个成了抗日英雄,在衡阳保卫战中一直跟着顾清明,突围路上牺牲。

另一个小弟则走了一条截然相反的路。在日军占领长沙后,当了维持会长帮着日军收尸挣钱。并给日军提了一个建议,导致胡家家破人亡,断送了胡长宁、胡家奶奶、胡香香母亲三条命。

总之,薛君山这个人没有虚情假意,没有虚伪诡诈,他真实,接地气。

热爱家庭,简直到了疯狂程度。总想把一切都安排好,不想在他死后让家人遭到困顿。

他讲义气,战场上当他感觉回不去的时候,他硬是把一个小弟打发回去报信。其实是让他活命。后来这个小弟跟了顾清明。

他是一个看上去如此世俗、如此庸俗不堪的男人,但他的表现又让人觉得都是情理之中,恰到好处。

到莫小黑被胡小满开枪打死,薛君山的影子才算在这部电视剧里彻底消失。一个咋咋呼呼、惊天动地的薛君山彻底走远了,人怂货软的胡小满成长了,薛君山印象里那个不着调的“岳老子”胡长宁,也在日本人召集的大会上借着唱戏的机会痛骂了一顿日本人,壮烈殉国。

胡小满的成长、胡长宁的觉醒,这也同样预示着在日本帝国主义铁蹄蹂躏下,中国人民抵抗外族的所有沉睡的力量被彻底唤醒了。


标签: 战长沙战 长沙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