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微镜下的大明剧情介绍:方石像堂审时的四次出手,才是丝绢案的胜负手

51剧情网 39 0

《显微镜下的大明》之丝绢案中,奉兴巡抚、右副都御史李世达的到来,将在刑场的帅家默、丰宝玉救了回来,让“人丁丝绢案”再次堂审。

堂审期间,人称“方石像”的仁和县知县方懋珍,四次强有力的助攻出手,却成了“人丁丝绢案”的胜负手。

方“石像”的第一次出手。程仁清揭露奉兴按察使司佥事、分巡金衢兵备道的马文才,在乡试前一个月,将120亩土地,人为的缩减到110亩土地,再以远远低于市场交易价的600两银子,贱卖给主考官赵好古的侄子赵秉信,让马文才顺利得中二甲进士。

金安府的所有土地交易,须缴契税,官府要在地契上加盖打印,谓之红契。地契,就是封建社会在土地买卖成交后,买卖双方收执的买卖凭据,又分为“红契”和“白契”两种。

红契,就是买卖双方在土地买卖成交后立下的契约,向官府报备纳税,官府在地契上加盖红色官印,证明土地买卖合法,受到法律保护。红契作为官府档案,存放在架格库中。

白契,就是买卖双方在土地买卖成交后私自订立的契约,不向官府报备纳税,契上没有官府红色官印,买卖不受法律保护,也不在官府架格库中存档。

马文才的父母将土地卖给赵秉信,订立红契,价格、面积、位置等相关交易信息,在官府架格库中均有存档。

程仁清请方懋珍方“石像”,差人取出架格库中马文才家的土地交易红契和鱼鳞图册,查验交易真伪。

方“石像”说:“李巡抚,本官已都备好,是否可以呈上来?”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马文才家的土地交易红契和鱼鳞图册,方“石像”早就准备好了,只要李世达一句话就可以呈上来。

方“石像”的这个表态,完全站在了程仁清、帅家默一边,给了马文才当头一棒,让马文才的科场舞弊案暴露于众人眼前。

如果方“石像”说土地交易红契丢失了,或者被虫蛀了,你能怎么办?不仅马文才可以控诉程仁清诬告,“人丁丝绢案”也将难以查核,更别说清查“隐田”真实面积了。

方“石像”的第二次出手。程仁清指出金安府通判宋仁,就是谋杀帅家默父母帅敦诚和柳月娥的凶手,帅家默听后昏倒,方“石像”立马喊出郎中过来。

“方县令,郎中都准备好了?”范渊阴着脸对方“石像”说

“范老,诸位有所不知啊,上一回庭审,帅家默就晕倒过,本官真是内心着实地担忧啊,所以我就提前备着。”方“石像”如此说道。

方“石像”真是上心了,用心了。

金安府知府黄凝道在第一次庭审时,万成县主薄任意,就是假借晕倒,让庭审无疾而终,给了毛攀凤等人回旋的空间。

帅家默也是在这次庭审中,想起儿时灭门惨案,心悸晕倒。

方“石像”的说法,让范渊挑不出任何毛病,还间接的将了范渊一军。方“石像”不仅担心帅家默的身体,更是担忧范渊故技重施,再次利用晕倒来拖延堂审时间。

方“石像”的这次安排,为彻底扳倒范渊等人奠定了基础。

如果帅家默晕倒后,没有郎中及时诊断,不仅延误堂审时间,更有可能帅家默被杀之灭口,让清查“隐田”成为泡影。

方“石像”的第三次出手。丰宝玉向李世达禀明官员同流合污,仁华县用于缴税的土地已经不足二十年前的七成,准备让陈小枝上堂作证时,陈小枝却在路上被鹿飞龙用刀威胁。

丰宝玉请出了揽溪县架格库的老吏老张,这又是方“石像”的杰作了。

“这个老吏啊,他在我的监狱里,悬梁自尽了,结果他只是背过气去了。当晚仵作回报,说他突然又喘过气来了,你说,真是侥幸啊,命大。”方“石像”面对毛攀凤的质问,回复道。

老吏老张能活过来,估计是被方“石像”所救,而不是如他所说的喘过气来,这只是个托词。

“毛知县,这事可是你做得不地道啊,你派人到我仁化的监狱里去,想让这老吏死在监狱里,那这不是让我背锅吗?这么麻烦的事,你把它甩到我头上来,你还让我说,我说什么,我向谁说。”方“石像”给了毛攀凤重重的一击。

首先,是你毛攀凤不地道,居然派人去我仁化县监狱杀人,这是不把我放眼里啊!

其次,监狱里死了“人丁丝绢案”中的重要证人,却让我背锅,这不是置我于死地吗,你说我能忍吗?

最后,是你逼我说出来的,我总不能当着巡抚李世达的面说谎吧!

方“石像”被老百姓喊了“方青天”之后,这智商、情商可都在线,将罪责扣在毛攀凤身上死死的,再加上老吏老张的指控,毛攀凤死罪难逃。

方“石像”的第四次出手。老吏老张知道自己女儿和外孙饿死,与毛攀凤拼命,堂审大厅一片乱哄哄的。范渊趁乱烧了《丝绢全书》。

李世达在询问方“石像”,看见是谁烧了《丝绢全书》时,方“石像”先是以“适才乱作一团,下官心脉骤停,未曾觉察啊!”

李世达让他“那你就待在上面吧。”方“石像”方才用手指点了点范渊,让李世达确定了烧毁《丝绢全书》的是谁。

《丝绢全书》被毁,“隐田”难以测量,范渊看似又赢了。

这时,帅家默被方“石像”请来的郎中救治,醒了过来,利用父亲帅敦诚自创的“推步聚顶之术”,测量出揽溪最妖的地块,面积与李世达派出的测量员测出的面积一致,钉死了范渊的“隐田”事实,给了李世达回京汇报的一大政绩。

堂审期间,如果没有方“石像”的四次有力助攻,程仁清也报不了当年考场被马文才栽赃陷害之仇,帅家默也报不了宋仁的灭门烧家之仇,揽溪县架格库老吏老张也报不了自己差点被杀和女儿、外孙饿死之仇,更无法重新测量土地面积之事来。

方“石像”的四次出手,才是堂审时的胜负手,你们认同吗?


标签: 显微镜下的大明 显微镜下的大明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