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微镜下的大明之丝绢案剧情介绍:《显微镜下的大明之丝绢案》:一个数学学霸无意中引发的糊涂案

51剧情网 影视资讯 98 0

明朝隆庆三年,民间数学天才帅嘉谟偶然发现,一笔本应由六个县平摊的赋税,全由自己的家乡歙县一县承担。帅嘉谟愤愤不平,举证上告,原以为只要查清赋税,平摊到六县,事情就结束了。可谁想,这件事情从徽州府闹到了应天直至户部,还引发了地方暴乱,帅嘉谟本人也差点因此丧命。

帅嘉谟是徽州歙县人,不擅文武,在当时的朝代,仕途无望。但好在他对数字非常敏感,擅长算学,所以打算考取个管钱粮的小官,以谋生路。管理钱粮需要熟悉赋税计算,帅嘉谟便想方设法接触到了官府账册,用来计算练手。

可算着算着,帅嘉谟发现了不对劲,徽州府每年都要向朝廷缴纳一笔“人丁丝绢税”,按理说徽州府下辖六个县,一般缴税,需六县均摊,而只有这笔税,独独由他的家乡歙县一县承担。

带着疑惑不解,帅嘉谟继续查阅记载,发现明太祖朱元璋曾修订过徽州税收制度,将徽州下辖六县夏税生丝,折麦征收,而有一年歙县麦子欠收,朝廷便命歙县补交,帅嘉谟想到,徽州六县,彼此相邻,一个县欠收,另外五个县自然不能幸免。

果然,追查至下,帅嘉谟发现,当年其他五个县与歙县所缴麦子总数,折合成现银,与“人丁丝绢税”所缴布匹总数,折合成现银的数目,只差2两。帅嘉谟由此得出结论,这笔人丁丝绢税,正是当年的补交麦子欠收的税款,只是为何当年六县均摊,而今却歙县独缴?

这就像一个老人有六个儿子,赡养老人的时候,凭什么只让一个儿子出钱出力!想着乡亲们不明不白地多交了这么多年的赋税,帅嘉谟义愤填膺!立即写了一个呈文,越级上访,将此事禀报给了应天府,想要讨回公平。

可阴差阳错地,应天巡按认为这是徽州府的事情,将此事发回徽州府处理。徽州府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笔人丁丝绢税无论在六个县如何分配,最终都呈给朝廷的数量都是一样的。如果重新分配,会造成其他五个县骚动,得不偿失,如果不管,顶多歙县抱怨几句,不痛不痒。

权衡利弊后,徽州府的处理态度就一个字——“拖”,拖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拖到大家忘记此事,就可相安无事。

眼看事情没了音讯,帅嘉谟心有不甘,开始进京上告,就在帅嘉谟以为,即将迎来上面支持的时候,一场针对帅嘉莫得刺杀正在悄然接近。

帅嘉谟后来怎么样了呢?这笔数目庞大的人丁丝绢税,是否就是当年的麦子欠收的补缴呢?如果是,又是谁做了什么样的手脚,让歙县不明不白地独自支付这笔赋税呢?这笔税能否平摊到其他五县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读一读马伯庸老师的《显微镜下的大明》。

除了讲述人丁丝绢税的始末,马伯庸老师还在书中描写了诸多精彩细节,例如,诉讼状子怎么写能让上级部门马上受理;各级官员开会时为了达到目的,怎样玩心眼,耍手段;各个利益小团体如何避重就轻,展开对自己有利的辩论等等,传神程度,犹如亲临现场。

更值得一提的是,书中所述案件,并非杜撰,而是纪实。除了人丁丝绢案,这本书还包含了“谁动了我的祖庙”、“正统年间的四条冤魂”等六个明代真实事件。

书中没有高屋建瓴地总结历史,而是拉低视角,聚焦普通人的底层生活,勾勒出了明朝基层百姓真实生活状态,并从中以小见大。

《显微镜下的大明》一经上市,就收获了豆瓣8.7分的好评,其中的人丁丝绢案还被改编成了电视剧。读过此书的朋友们都纷纷表示,这些微观的历史细节太迷人了。

如果你也对这本书感兴趣,或者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切入,了解明史,那就千万不要错过这本书哦!链接帮你放在下面了,记得点击购买哦~


标签: 显微镜下的大明之丝绢案 显微镜下的大明之丝绢案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