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唐朝兄弟》观后感--荒诞嘲弄现实

51剧情网 95 0

《我的唐朝兄弟》观后感

   该片于2009-11-20 上映

  好的电影作品不见得一眼看上去就很吸引人,不会让你喜笑颜开之余把它一再玩赏。

  一部片子言之有物,它给思想带来的负担,很可能是一种不甚乐意回味的不悦,投下一种类似后遗症的焦虑影子。我感觉这是文学作品和鼻烟壶,瓷器这样纯粹以精致出众刺激你感官的东西最大的区别之一,后者只需传达愉悦,而文艺作品在一片盛世欢歌里,往往是坛自虐的苦酒,目的就是要你,不要太享受不要太痛快。

  任何一个导演,若想让影片兼具思想性、娱乐性,无异于行走于华山一径,稍有差池,就要落入尴尬境地:或是接受来自文化圈子铺天盖地的唾沫,或是面对观众一方吝于奉献的钱包,让你未来再度探险艺术之旅竟有后继无资之忧。

  我就是带着这样的一点憋闷和忧心,把唐朝兄弟看完的。

  片子的画面好得出乎意料,有别于以往以思想见长的独立影片惯有的晦涩镜头,唐朝的画面呈现可称得上美轮美奂,(更别提,它还兼顾了唐朝的开放风气,将片中女人的衣襟一律放低,恰到好处的露出不深不浅的乳沟)

  这样的一部片子不暴力不血腥不科幻,不滥情,

  不大牌,将所有的资金投入到故事构造,述事技巧,镜头剪辑,后期处理上,捣鼓出来的片子展现给我们一个如诗如画的九十分钟,而且,我要说这是近年来国人把故事讲得最好,最有技巧的一部。

  我试对片中几个主要角色设置做一个分析。

  片子从一贯打家劫舍的两强盗弟兄(十三,陈六)路过一座竹林边的村庄,顺便洗劫村边一户农家开始。

  第一 村民:天然去雕饰的拙朴和拙劣

  故事发生背景是一片苦竹林中的村庄,可以说这是一片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片子打斗场面都以村外大块农田为背景,有人翻身落马,摔倒,蹿倒,拖行,无不是在这黑色的田地里,动辄掀起四散飞溅的黑色泥浆块。镜头所见小村落外灌田以渠水,渠内流水涔涔,而山坳四处绿竹葱茂,若不是卷入这场纷斗,这一处可称得上:“鸡犬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一处人间密境。

  片子成功的刻画出村民的淳朴;经典的对白如:

  “你不是猎户? 那他是猎户?(他也不是)那谁是猎户?”

  ”里正爷不会报案,里正爷上茅房了“

  “兵来了要抓的也是你们,我们跑个鸟”

  马七的扮演者表演就相当的精确,表达出一个世代务农的泥腿子,那种难以理解劫匪高深骗术的近乎天生的”愚钝“。

  马七是所有在愚钝未开化“农人”的缩影。

  他只能适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线条的简单生活。一旦他的生活遭遇不幸:他能做的只有:

  大呼:老天爷啊,或者抱着里正的大腿声泪俱下的哀求:”里正爷!你说句话啊“

  在他女儿(罗娘)给冤枉的时候,给强奸的时候,他正是这样做的。

  他胆小怕事,如果事不关己,他一定要闭嘴不出声的。罗娘想给强盗说句公道话的时候,他便用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出声;强盗给吊起来的时候,他缩着脑袋躲在一旁看;甚至里正(唐朝的一种小村官)给吊起来的时候,他依旧躲着,扑过来哀求强盗放人的全不是他。

  作为一个农业分子的代表人物:他希求可以预见的平静的无甚变化的生活,如同这个村子里其他村民一样。后来里正给吊起来,村子里没了发号施令的人,他们便极其不习惯不自在以至第二天究竟还要做些什么农活也都搞不清楚了。村民虽然胆小怕事,但他们自有一种天生的狡黠和贪婪。所以,当面对十三许以财宝的诱惑时,他们动心了,与虎谋皮的下场自然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第二 对女人角色的解读:

  女人无疑是这部片子最想要探讨的一个问题,没有女人,就没有片子里惊心动魄的三次强奸,也就无法推动这片子跌宕起伏的往下发展。

  第一次:是对妙龄少女罗娘实施的强奸:陈六作了一次救美人的英雄,杀死两名实施强奸罪行的府军,但同时也暴露了自己,惊动了村人、府军做了瓮中鳖。

  第二次强奸:那是陈六对罗娘实施的,他垂涎她的美色,同时这使得他下定了封刀归农的决心,这在一个强盗来说着实不易,但这”不易“因为起于一种人性深处难以描摹的”爱欲“以及人类亘古以来对一份”安稳生活“的向往,它解释起来也就显得极其的顺理成章了。爱确是唯一具有无匹魅力的神奇元素,它是一剂合理的催化剂,用伟大的魔力催化着情节靠谱的向前发展,它使得陈六向善了,十三也因此与陈六起了分歧,几乎反目。

  这足以证明我们的祖先是多么的伟大,都说是:自古红颜祸水。

  但女人的意义不止于此,如果说罗娘是被迫的接受了强盗陈六的爱,那么鹦哥则是主动的迎接了强盗十三,她眼里是没有强盗的,她只看到十三是个她爱的男人,她甚至希望他能够为了她留下来。在十三眼里这希望别提多幼稚了。但在这个女人,她是伟大的,伟大到无视法度,无视等级,无视钱途,无视未来,无分善恶。难怪老子要说: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女人会是柔弱的:罗娘给半路杀出的强盗,生生的拆散了她先前定下的好姻缘,后来更为了挽回青梅竹马的小爱人的命不得不随强盗陈六浪迹天涯去了,都说这样的命是苦的。然而女人又是变幻莫测的因子,不是女屠夫鹦哥故意留下刀,十三怎么狡诈他能二次逃出生天么?

  更让人叹服的是:女人更是坚韧的。即使最后村庄给吞没在火海里,四十年后,回到这村子里是当初忍辱的罗娘。陈三在村头咽下了气,罗娘还依旧活着,即使你看着她,可怜她活着是那么的艰难,即使你可能替她不值,即使你质疑她活着的意义,但最后活下来的是孱弱的女人。

  第三:对男人这个角色的解读

  男人:十三和里正无疑是男人的杰出代表,如果说现代人类的进化过程是一段由母性,向中性,再往雄性发展的进化历史。那么十三和里正他二人无疑属于进化完毕的男人。他们分别拥有权力、地位,或者武力、暴力,他们无论放到哪里都能设法活得体面风光,搞得风生水起。我们常说:盛世良相乱世枭雄,指的就是这样的类型。他们谙熟法律制度、社会规则。里正在人前的口头禅就是“本里正乃三国常山赵子龙之后。”“按大唐律例第...条。。。”。里正又是机警灵活的,他得意于:“情大还是法大,还不是我说了算”,但他更懂得在府军来的时候,对村里的年轻女人给士兵非礼的现象,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状。

  如果说:他的儿子赵四,是一个未及进化完毕的少男,而村民之流是一群因为无法占有相应的社会资源,而给自然阉割了的“中年”少男。那么里正就是一个完成了进化的典型的中国中庸男人。他是圆滑的,但他有自己的原则的,他的原则不在于他有明确的是非观,而在于他懂得将所有的法典规制按他的意思消化取舍;他是睿智的,他的睿智不在于他懂得旱稻酿酒有四不易,而在于他懂得,在官兵和土匪两害之中取其轻;同时他还是固执的,他的固执在于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挑战自己的原则和中庸:所以,他会责骂想做出暴力反抗的儿子:“你疯了,你不要命了?”“你拿啥拼啊你”

  他更会大骂冲出来打施暴府军的罗娘:“你这个野人”

  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他的逻辑世界里:所以强盗是强盗,官兵是官兵不是依赖于白纸黑字的规则,更不是出于人情法度的考量,只看究竟谁是长久凌驾于他和他的村子头上的的"保护神"。而他永远不会得罪他的这位大爷。

  他是任何一个社会安受本分的小衙役,任何一个太平盛世的大大良民。

  如果说我从赵里正的身上看到当年汪精卫,冯友兰权从了日本人的影子,那么我从薛十三的身上看到的是一个穿越版的“宋思明”。薛十三孔武有力,大胆心细、机智灵活,将他放到另一部时装剧里,他一定是诸多现代女人爱慕的对象。作为一个立志要立足于艰难世事的男人,他明白如果他无法握住权力,那便该握住武力,这正如现下的男人,有几人不是在追逐权力,追逐财富。这样霸道有力的的男人无疑极其讨女人喜欢。

  他懂得情义、他还更懂得进退、懂得审时度势,所以他会对陈六说:“如果你留下来,罗娘他们就得死。”他什么都知道,可就是没法预料自己的死。但他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其实,如果拷问他的内心,你无法界定他在意的究竟是爱情(和鹦哥)还是友情(和陈六),他其实孤独的跋涉在乱世里,事实上他留恋的很可能仅仅是一份真情,这种心灵诉求和物欲无关。

  《我的唐朝弟兄》并没有因为薛十三这样优秀就放过他,苦竹林四十年前的兵劫以薛十三和赵里正这两个正牌男人同归于尽落幕,可见武力或者中庸睿智都没有能挽救二人于悬崖。这正显示了,世人刻意维持的正统、庄严,世人奋力追求的财富、权力等元素在命运的荒诞和不可知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第四 府军:一切法度本身具有的荒诞性

  府军是这荒诞的代言人,在文字意义上它具有正义的表象,它是一队国家机器,维持社会次序的部门,然而当个人比如:赵里正为求庇护匍匐在它规则之下的时候,它骨子里骄傲的特质开始涌现,它顽劣的天性使得它天然想要愚弄,调戏那些仰仗着它威仪的弱小子民的。府军们在村子里烧杀抢掠,与土匪无异。伙长、队长、哪一个又不是安然享用村民供奉,对恭迎上来的里正呼来喝去,穷极无理?

  而又是谁竟然那么愚蠢的相信,操作者缺失了高贵的人性,那规制本身会能自发生出一丝怜悯心呢?正是这一丝轻信,启动了命运里的一切荒诞不经。里正眼睁睁看着他的五百年老屋,千年古村叫府官一把火烧得一派烈火残阳,这是命运对他— 一个恭言谨行职责的官吏做的公认嘲弄;而智勇双全,堪称人中俊杰的薛十三刚来得及说出:“我们走后你不要再报官了啊,你别再放火玩了啊”,就在观众尚还来不及分辨这话究竟含的得意成分抑或同情成分居多的时候,里正手持木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他脆弱的后脑,在不可知的荒诞命运面前,高强的十三懵懵懂懂的成为了古村的又一个牺牲品。

  荒诞是对现实即存的美好体系做出反讽和嘲弄体现出来的效果。你赞扬的它嘲弄、你热捧的它啐低、你维护的它踩踏、你拥抱的它冷眼。《唐朝》将很多因素拔高或者降低偏离它原来约定俗成的位置,爱情、淳朴、英雄、良民、官吏、制度、乃至友情等等….

  最先起了色心的是陈六,可是因为突然到来的官兵的加入,他成了救美英雄;

  本来是一两强盗,在官兵的无力骚扰下,他们又成村民反抗暴力的头领;

  陈六和十三坚称他们的离开不是“逃跑“是光明正大的,而村民坚决将其视作逃跑,因为这是出自里正的裁判。

  《唐朝》精炼的对白,精巧的情节设计,让这一切错位过程显得可能,又可笑。就效果来说,此种创作带来的是一种呛鼻的辛辣,让你笑中有泪,成功的体现出一种,失序、无意义、矛盾的荒诞状态。这点颇似中国相声的所能体现的最佳艺术效果。

  大火继续熊熊燃烧,古村尸横遍地,文明土崩瓦解,叫人不得不感叹:寄望于古朴的人类文明来对抗现代社会的种种错综复杂形式,诊治现代人类的各种病态变异,无异于闭门自慰。人性与生俱来的淳朴,终归是一种未经历练的天然,一旦面临外力丝丝入侵,一旦给文明衍生出的规制扎扎深缠,古朴的人性终究会无处着力、束手待擒。影片以这样的结局昭示,远古社会数千年的安逸和祥在现代化的汽笛鸣船前已经如同波光一触即碎,牧歌田园式的小农余辉在今天的商业社会浪潮冲击下将不可挽回的光华散尽。幸存的文明承载者,如果想要僻于一隅通过沉潜、隔离、逃避来赢得生存的时间,终将在外力(未来文明)无孔不入的渗透,彼此摩擦,碰撞中粉身碎骨,无法避免自己沦为荒诞命运中悲剧的一角。

  在全片的荒诞中,片子将一些温暖的美好寄托到女性身上。我们看到那些历经艰难的女人活了下来。四十年后的罗娘行走在翻滚的稻浪里,她已是鹤发老妇,她先后亲手安葬了这两唐朝兄弟。而她身边一个妙龄女子抱着稻子灿烂微笑着,年轻,善良,美丽一如当年罗娘,她微笑着,微笑着,那笑中潜存的忍韧和坚定从亘古一直穿越到现在。

  最后总结一句话:《唐朝》是我的看过的唯一一部在思想高度上可以和《罗生门》媲美的国产影片,他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国产大片。

标签: 科幻电影观后感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