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半夏剧情介绍:《花开半夏》:在生命中的最后四年,她被囚禁、灌毒,精神错乱

51剧情网 146 0
文:绮墨言 《花开半夏》原著中夏如画、魏如风的结局太悲惨。他们用热血与泪水,肉体与灵魂诠释了爱情的真谛:是伟大,是成全,是念念不忘,是从一而终。 她要的不多,不过是一份宁静 “挑拣一件今生最想做的事,执着地做下去,其实很容易。对于魏如风和夏如画来说,这件事就是在一起,活下去。” 夏如画的奶奶去世前曾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魏如风。也许,那时那刻老人家已经预感到:魏如风来了,夏如画的人生便再难寻回平静。 是奶奶将这个可怜的孩子带回家中,把他请入了夏如画的生命。 风,原本应是来去无影,只因邂逅了画,才找到了生的意义,和活的价值。 从此,他成长为她的另一份依靠,更纠缠为她此生的牵绊。 他们的爱情在贫穷、困苦、危难重重的土壤中枝繁叶茂。 吃不饱饭的日子,爱便在那盘谁都不舍得下筷的青菜里氤氲缠绵,在他塞给她的甜甜豆沙包里温润绵延。 为生计而隐忍的日子,爱是他瘦弱肩膀下的负荷前行,爱是她独自吞咽委屈的坚韧不屈。 陷入黑暗的日子,爱是她为他苦苦的焦虑与担忧,爱是他为她不计得失的拼搏与牺牲。 在爱情的世界里,容不下更多东西,有彼此的陪伴已是最好。 如画不想再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她决定和如风逃离这座让他们熟悉又痛苦的城市。 这个想法充满着惊悚的诱惑,它代表着美好的重生,却又预示着极致的危险。 他走入校园陪着她上了最后一堂课。船期已定,行礼就绪,只剩下隐隐的伤感与惴惴不安的期盼。 过了今天,他们将彻底告别尘世间的喧嚣与纷扰,归于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宁静。 梦碎,只在一瞬 生命中来来往往的人与事,留下太多感动与感伤。想遗忘,却一次次涌上记忆;想放下,却总是辗转迂回。 为了自由,为了清白,他们真的努力了,却始终无法逃脱程豪的掌控。 他们是《寄居者》中那只脱离了鱼体却跳动不止的心脏。 它裸露于空气中顽强地跳跃着,它的意义已不是支撑一个生命,而仅仅是取悦那些围观的孩童们。 然而,它依然跳跃着,盲目的,甚至是欢快的。 那颗鱼的心脏,多么悲壮,又多么悲哀。 在这场逃离行动中,如风与如画俨然是那颗奋力跳跃的心脏,而程豪是围观在旁只为猎奇与娱乐的顽童。 如风与如画悄悄地打包行李和预订船票的行为,于他们而言,是重启新生的兴奋和渴盼。 在程豪眼中却不过是一种好笑又无意义的挣扎罢了。 如风被派往接货现场,如画被阿九挟持,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看着这对可怜的姐弟,他只是冷冷一笑: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强者的一个指令便能改变他人的命运。 就像很多年前的那夜,他很轻松地就帮这对姐弟解决了“后顾之忧”,同时也拉他们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沼泽。 只是让程豪始料未及的是,他算好了如风不敢背叛,如画不会逃走,却没算到真正的卧底另有其人,更没有算到女儿程秀秀对如风的痴迷竟是这般的深。 西街码头爆炸的瞬间,所有卷入其中的人都输得彻底。 程豪失去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商业帝国和女儿,如风生死不明,如画变得癫狂。 是风成就了画,还是画诠释了风? 夏如画的17岁,命运将两人同时带入了梦魇。 那夜之后,如画失去了身体的清白,而如风则失去了灵魂的清白。 夏如画的22岁,命运的手再次将两人推入了深渊。 升腾于西街码头之上的巨型烟雾,将天、地染成了一片混沌,那是人间留给如画的最后一个清醒画面,那么伤,那么痛。 而如风,他又在哪里?也许,已在那一瞬间彻底地化身为风了吧。 逃亡路上的程豪只带着三个人:阿九,瘸子和如画。 其中阿九和瘸子是他的帮手,而如画只是他用来发泄仇恨的工具。 他将她囚禁在一个小屋里,没有虐打,却是不停地给她喂药。 是被夏如画的美丽吸引,亦或是被她的痴念震撼?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连程豪自己都难以分辨得清楚。 总之,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和一个穷途末路的逃犯就这么奇怪地组合在一起,且这样的日子竟持续了整整四年。 于所有旁观者而言,这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于如画而言,却完全不同。 因为在她混沌的意识里,活着的唯一内容只是与如风有关的一切记忆与痕迹:他的衬衫、他的声音、他的话语、他的每一帧表情! “如风,如风”,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名字。恰如在遥远的海滨,残喘于世的如风在一遍又一遍地念叨着“如画,如画”。 是的,如风侥幸活了下来,却损伤了大半的听力和视力,以及记忆。 曾经风流倜傥的少年郎忘却了一切,只独独记得“如画”。 多么希望,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留于她的不是一个背影,而是一场深情的回眸。 是风成就了画,还是画诠释了风? 亦或者,风与画的邂逅注定是一场忧伤的错过。 那年那月,一个男孩终是错过了最爱的姑娘。

标签: 花开半夏 花开半夏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