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情剧情介绍:《山海情》原著:你永远也不知道,不娶水花的马德福,有多明智

51剧情网 影视资讯 132 0
马得福接到新的任务,动员涌泉村的村民整村搬迁。这个任务十分艰巨,因为不止涌泉村的人不想搬,连马得福的亲爸马喊水都不想搬。 涌泉村已经有了两百多年的历史,马得福的长辈们在涌泉村出生、长大、娶妻生子、当了父亲、爷爷,他们舍不得离开这里,况且他们家的祖坟也在这里。 涌泉村对他们而言,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离开了涌泉村,就像没有根的浮萍,不管在哪都没安全感。 马得福知道自己遇到了十分艰巨的任务,就在他处处碰壁,想要放弃的时候,水花来了。 水花给得福下了一碗面,就去学校了。这座学校虽然已经破旧不堪,成了废墟,但这里却承载着她最快乐的回忆,她和马得福互相喜欢的时光,就是在这里。她四处转悠着,在废墟里寻找着往日的回忆。得福来找她时,她看着得福,笑着说:多想念上学的时候,简简单单的,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得福转移话题,问起水花为何突然回到涌泉村,难道她爸也不想搬迁,所以她才来说服他? 水花笑了,她这次来,是为了支持得福的工作的。在水花的开导下,得福一扫之前的郁郁寡欢,他高兴而感激地说:你来得太是时候了,你要再晚来一天,我可能真的要放弃了。 此时,水花和得福早已有了各自的家庭,得福也快要当爸爸了,可是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他们曾相爱过的事实无法抹去。 水花还是那么了解得福,虽然他们鲜少见面,也不曾谈过心,可她知道此时的得福最需要的是什么。有了水花的支持和鼓励,得福又有了动力。 不管从前吊庄移民,还是现在的迁村,水花总是在他最难的时候,像一束光出现在他面前,带给他前进的动力,支撑着他往前走。他们心里都有彼此,却无奈有缘无分。 这也是很多人为他们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惋惜的原因。 有人不明白,得福和水花真心相爱,后来的得福也有能力给水花幸福,为什么他不努力一下,为自己的幸福争取一次呢?也有人说,得福对水花并没有那么爱,所以他们才错过了。 我也一直为得福和水花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感到难过,但是后来我重温了《山海情》原著,才知道他们注定了错过,看似遗憾,实则不然。 逃婚 水花和得福相爱的事闹得整个村子沸沸扬扬,水花家里没钱,没办法继续读书,得福也不愿意读书了。他们决定一起面对生活中的困难,不管未来再难,都要不离不弃。但是得福是家中长子,是马喊水的心头宝,他还指望着马得福读书成才,带领全家过上好日子呢。 所以在马喊水的逼迫下,马得福只能继续读书,从涌泉村考上农校,走出了大山沟。而水花辍学在家,每天早起晚睡,干着做不完的农活。他和水花的命运,也因为选择不同,走向了分岔路口。 马得福以为毕业后能到城里工作,谁知他毕业后的工作却是回到涌泉村,说服并带领村里人实现吊庄移民的任务,而这次回村,他要面临着心爱之人嫁给他人的命运。 马得福刚回到村子时,就从麦苗口中得知水花明天就要嫁人的消息。虽然得福自从上了农校后,刻意和水花保持距离,两人也不再联系,但年少时的深情依然刻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他很难过,可水花要嫁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敢爱敢恨的麦苗,为得福打抱不平道:水花姐聪明又能干,只是她父亲李老拴整天躺在炕上叨叨地骂人,拿这么好的水花姐就换了一口水窖、一头驴、两只羊、两笼鸡,水花姐喜欢的可是得福哥。 麦苗想激怒得福,看看他会作何反应,可是得福只是摇头苦笑。虽然他现在进了政府单位工作,可还是拿不出水窖和驴。他想到了涌泉村其他女子为了一头驴就能许给他人,心里又是苦涩又是激愤。 得福属于做事踏实稳重、本分老实的人,他做不出过激的行为,所以面对水花嫁人的行为,他只能说服自己接受。 但水花不同,她不想嫁给自己不爱的人,所以她逃婚了,和她一起逃跑的,还有麦苗、得宝、水旺、尕娃。 麦苗和得宝互相喜欢,他们知道嫁给不爱的人有多痛苦,所以支持水花逃跑,但是他们的逃跑计划刚实行一半,就被得福制止了。 得福本来是找得宝的,没想到在火车上发现了水花。水花抱着膝盖坐在车厢里一动不动,满眼泪水地望着得福,颤声问:你这是要抓我回去嫁给安永富的吗? 得福表情复杂,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心疼此时的水花,她那么可怜,那么无助,可是他没有勇气和水花私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默许水花逃离涌泉村,把身上所有的钱给水花,让她到了外面不至于太难。 水花奔出车厢,内心挣扎着喊了一声得福,虽然她开口问得福,她爸怎么样?其实另一层含义是想问得福,真的就这么离开了吗? 得福带着得宝等人回了村,他以为水花离开了涌泉村,再也不会回来了。谁知苦水村的人找到李老拴,要求李老拴要么退彩礼要么交出水花时,水花突然回来了。她解开李老拴手上的绳子,眼光扫过马喊水、杨三,落在了得福身上。 她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泪水却同时流了出来,然后转头心如死灰般对李老拴说:大,我嫁,我听你的,我嫁。 得福看着水花,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又是震惊又是无奈又是心痛,却偏偏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此刻,我才明白水花为什么回来,又为什么同意嫁给安永富。 她逃婚后见到得福,以为得福会跟她一起走,可是得福却撇下她回去了。如果得福遇见水花后,让水花先逃到银川,他手里的任务完成后去找她,我相信水花一定不会回来。水花很聪明,她看出得福娶她的愿望并不强烈,所以才回来。 天大地大,她能去的地方有很多,可是没有得福,她逃婚成功又有何意义呢?还不是要嫁给自己不爱的人,过痛苦的一生。既然结果都一样,她逃婚反而会连累父亲受罪,不如认命。 当然,她回去后深深看了得福一眼,说出她要嫁给安永富的时候,还抱着一丝丝侥幸,她希望得福能出面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可是得福没有任何行动。 那一刻,水花死心了,如果得福不配合,她做得再多不过是一厢情愿,没有结果。 既然得福先放弃了这段感情,她不是死缠烂打之人,又何必苦苦纠缠? 从爱情的角度看,得福的懦弱对不起水花的深情。得福身为男人,还不如一个女人勇敢。但是从格局上看,得福做事的眼光更长远。 得福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嫁给了别人,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心里承受的打击是巨大的。水花与命运抗争失败,他既心疼又无奈,也深刻认识到涌泉村愚昧老旧的思想根深蒂固,为了不让他和水花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悲剧发生在别人身上,他必须做点什么。 得福虽然失去了水花,但是 更加坚定了完成吊庄移民的念头,只有日子慢慢好过了,年轻的孩子们才能不被穷苦束缚,拥有恋爱自由。 重逢 水花嫁给安永富后成了外村的人,得福到吊庄工作,两人多年没有相见。得福以为他以后很难再见到水花,谁知水花竟然举家搬到了金滩村。 那天,得福站在戈壁滩上,远远看到大漠里一个人拉着板车,步履维艰,缓慢地向前移动,有些无助但又坚韧地向前。 得福往前走进些,努力辨认出对方的模样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眼前这个瘦弱、憔悴、脸上布满疲惫的女人竟然是水花。 水花拉着一辆架子板车,车上躺着一个缺了腿的男人,和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板车上还有被子,锅碗瓢勺等一些家当。 从苦水村到金滩村有四百多公里,路上几乎全是荒无人烟的戈壁,还有偶尔刮起的沙尘暴,水花足足拉车板车走了七天七夜,他不敢想象这其中的艰辛,不敢相信水花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过水花就像一个福星,她来了,也解决了得福眼下遇到的难题。 金滩村满六十户才能通电,不过金滩村就差一户人家,所以村里迟迟没有通上电,村民每天抱怨,得福也急得焦头烂额,但是水花来了,事情出现了转机。金滩村达到了通电的标准,他不仅完成了目标,以后还能每天见到水花。 水花成了金滩村的村民,还分到了一块地,得福看到水花满是憧憬地望着眼前的地说:这是我的家,好着呢,好着呢。 他心里很感动,从事吊庄移民工作多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付出有所值,觉得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和期待,眼下枯燥乏味的工作,也变得美好起来。他努力工作,不就是希望村民们都过得好,希望所爱之人幸福嘛。 水花的丈夫安永富成了残疾人,人也变得孤僻冷漠。得福早已从秀儿口中得知水花这些年过得有多不容易,出于愧疚和心疼,不管工作再忙,他都会见缝插针帮助水花,给她送水、送吃的。 马喊水担心村里有人说三道四,也担心水花的出现影响得福的前程,所以阻止得福见水花。 得福不同意,他对马喊水说:你以为我还像当年一样是不是?我跟你说,水花早不是原来的水花了,我也不是原来的我,我就是觉得她可怜,能帮就帮。再说,安置好每个来吊庄户的人是我的工作和职责。 马喊水准备找张主任,让张主任把水花调到别的村,但是去的路上他看到水花满头是汗的忙碌,残疾的安永富坐在地窝子旁边抱着女儿,突然心软了。水花过得这么难,他没办法下狠心将她赶到别的村。 水花成了金滩村的村民后,虽然日子过得依旧艰难,但是有得福帮衬,有村民们的帮助,比起她一个人在无人帮衬的苦水村,日子要舒心的多。后来得宝建大棚种蘑菇,水花给他打下手,学技术,日子忙碌起来,生活也有了奔头。 麦苗和得宝看着水花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家,心里很不是滋味。 麦苗对水花说:姐,你说得宝和得福兄弟俩都是绝情的人吧,涌泉村谁不知道当年得福哥宁愿不上农校也要跟你好,为啥最后还是把你舍下了?他要是铁了心跟你好,谁能拦住? 得宝也说:姐,我一直拿你当我亲姐。你说当初你要是真的嫁给我哥该多好,我们也不用分你的我的,这大棚都是咱一家人的。 水花黯然神伤道:你年纪还小,没经过事。这世上的事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以为你想和谁好,就能和谁好?可不可怜都是自找的,要想不可怜,人就得活明白。有些事,有缘则成,无缘也白等。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世上最重要的事就是想办法挣钱,出门挣钱见世面最重要。 是的,水花有了家庭,当了妈妈,她更在意的人早已不是自己,而是孩子。她希望将来能多挣点钱,还可以给孩子买好看的衣服,让孩子不用被穷拖累,自由恋爱,过她曾经想过却没实现的生活。 她和得福重逢,不是为了旧情复燃,而是为了共同的生活目标重逢,他们都想过得更好,让自己、家人都过得好。 当一个人变得成熟后,会发现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因为爱情是虚无缥缈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华丽却不可捉摸。 水花和得福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他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努力地活着。 没有爱情的生活可能会缺少点颜色,但不意味着没有办法生活。只有他们走出将爱情视为生命全部的思维,才能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和丰富的人生。 归宿 水花一直看好种大棚的前景,所以得宝的蘑菇事业做出成绩后,水花也想尝试自己种大棚。 水花上进、努力,但是她越优秀,安永富心里越不是滋味。作为一个男人,他不能撑起一个家,还要靠妻子辛苦劳动养活他,他的内心充满羞辱、郁愤、他恨自己无能无力,恨自己成了残疾人,只能勉强照顾自己,不能帮水花分担。 他希望这个家好,可不希望这个家是靠水花一个人拼命换来的,他隐约知道种蘑菇是改变他们的生活的好法子,可他还是本能的反对。因为水花学种蘑菇就会和得福、得宝有更多接触。他是一个男人,也有妒忌心,自尊心。 安永富觉得自己拖累了水花,他无法面对自己那份自卑的心理,所以离家出走了。水花找到他时,太阳已经落在地平线上,安永富坐在田野边,神情忧郁地望着远方。 安永富回头,爱怜地看着水花:我对不起你,你本来就不该嫁给我。我知道你嫁给我有多憋屈,你对我越好,我心里越难受。我骂你,刁难你,可你还是对我好。水花,我这辈子都还不起你这个情,你让我死了吧,我下辈子再还你。 水花知道安永富很爱她,如果不是为了给她挖水窖,他就不会落下残疾,说到底,是她欠安永富的。 安永富不认为他残疾是因为水花,他只恨自己是个废人,是个累赘,拖累水花。他问水花,如果他现在不是这个样子,水花还会跟他过吗?还是可怜他,所以才没抛弃他? 水花心里清楚,如果安永富是个混蛋,他俩早就散了。她知道安永富不是,他们这辈子注定是拴到一起的命。 所以水花坚决地摇摇头,说道:永富,不管你变成啥样子,你都是我男人,都是晓燕她爸。 我理解安永富的纠结,水花太优秀,像她这样的好女人,应该嫁给得福这种有能力又能给她幸福的人,是他毁了水花的人生。 以前,水花确实觉得委屈。但是和安永富生活久了,她反而觉得这种生活也没什么不好。所以面对安永富的愧疚和自暴自弃,水花抱紧了安永富,就像抱着她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是的,水花爱上了安永富。虽然她们的婚姻并不是两情相悦,但是婚后的日子里,安永富真心待水花,把水花看得比他的命还重要。 水花确实喜欢过得福,但是相比父亲为了换粮食把她卖了,相比得福看到她嫁人却无动于衷,安永富愿意豁出命对她的好,千金难求。 也许得福就是做不到这样,才会选择沉默应对,放弃这段感情的吧。他和水花都心知肚明,他们注定有缘无分,走不到一起。既然这样,不如各自安好。 多年后,金滩村的日子越过越好,得福娶了上级领导的女儿高青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 得福依旧早出晚归,每天为工作的事忙碌,但是高青峡善解人意,很体贴他、包容他、支持他,虽然她也想让得福多陪在自己身边,但是她清楚得福想要做什么。爱一个人,不是让他活成自己期待的样子,而是让他做自己。 高青峡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她默默吞下所有的不安和委屈,支持着得福的事业。 从青峡和得福的相处来看,他们十分般配。青峡善解人意,懂得包容。她父亲是一名退休的领导,能在事业上给得福一些意见和帮助,这对得福的事业有很大的助力。总的来说,得福娶了高青峡,属于爱情事业双丰收。 而水花的事业也越做越好,她开了超市,赚了钱,给安永富安了假肢,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虽然水花和得福的生活鲜少有交集,彼此也默契地不打扰对方,但是在对方遇到难处时,还是会在意,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帮助对方。 就像得福遇到迁村的难题,水花会说服他坚持下去,带给他动力。等到迁村成功,两人又回归到自己的生活,互不打扰。 经过时间的沉淀,水花和得福之间那种曾经相互牵挂的特殊情感或许淡了,但更加强烈、更加牢固的情感却将存在于他们之间,伴随着他们一起向前。 他们是年少时青涩的爱情、是成年互相帮扶的友情,是中年后值得怀念的青春,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世事变幻无常,没有哪个人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我们的一生,都在不断地遇见和错过中走完。求不得,是常态;不圆满,是生活;所求非所得,未必是遗憾;错过,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圆满。

标签: 山海情 山海情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