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观音剧情介绍:《玉观音》害死老公、孩子与情人的安心,3个细节暴露她内心的恶

51剧情网 82 0
安心说:我不恨男人,是男人恨我。我是一只狐狸精,男人跟了我,都要倒霉的。 安心历尽千帆后,对自己的人生发出如此感慨。 回顾安心的一生 ,的确如此,凡是爱上她的男人没有好的结局。 三读《玉观音》原著后才发现,铁军、毛杰、杨瑞,包括毛杰的孩子,他们的人生悲剧其实都是拜安心所赐。 杨瑞 杨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他的人生完完本本地向我们诠释了什么叫做“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原本杨瑞完全可以凭借他那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爱神脸为自己博得一份好前程,但是遇到安心一切都转了方向。 《玉观音》小说开头,杨瑞正在准备婚礼,对方是一位海外华侨家的独生女,新娘子家的女佣羡慕地说:杨先生,你马上就可以一招跃龙门了,不但会有漂亮的老婆,还会有大笔遗产,还会有漂亮国的绿卡,这可是我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真是让人羡慕! 新娘子贝贝在热火朝天的准备婚礼,像只欢快的百灵鸟;未来的岳父岳母在把杨瑞介绍给他们的合作伙伴,俨然已经把杨瑞当成他们家未来的接班人。 但是,杨瑞却心不在焉,因为他的心里有另外一个女人,婚期越近,他对安心的思念就越如泄洪般无法抑制。 终于,杨瑞悔婚了,而贝贝及其爸妈很通情达理得答应了。 然而,这不是杨瑞为了安心第一次悔婚。 第一次是钟宁——建国大厦的二把手,一把手是钟宁的哥哥。 钟宁对杨瑞是一见钟情,在杨瑞家最艰难的时候,不但给了杨瑞名声、地位,还决绝了杨瑞爸爸的生计问题。不仅如此,国庆与贝贝的爸妈一样,也把杨瑞当成国庆集团的继承人来培养。 然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同样是在要与钟宁举行婚礼时,杨瑞正在与安心打得热火朝天。 那时,安心带着和毛杰的孩子,到北京讨生活,无意中被钟宁发现。钟宁误以为那时杨瑞的孩子,不但取消了杨瑞的婚礼,还把杨瑞归为欺骗感情的渣男。为此,杨瑞好长一段时间过得乞丐不如的生活。 杨瑞为了安心毁了两场婚礼,然而,他最终也没有抱得美人归。 铁军 与铁军相比,杨瑞的堪称完美,因为一切都是杨瑞自己的选择,而铁军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铁军算不上官二代,也算不是富二代,但是绝对算得上是耕读之家,父亲是大学校长,母亲也是高知。 然而,铁军娶了安心,他的人生航向便偏离了正常的人生轨迹,还被安心害得丢掉了性命。 也许有人会说,铁军s于毛杰之手,怎么能够怪安心呢? 其实不然。 铁军与安心摊牌之后,安心带着孩子离开了吊脚楼,她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的精神已被悲伤摧毁,她的一下子从天堂落入了地狱。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而恰好此时,毛杰兄弟来找她寻仇,要置她于死地时,她凭借拳台本领,才争取了几秒活命的机会。 这一腿给了她和孩子一个活命的机会,这个机会只有几秒钟,她就利用了他们(毛杰和毛放)一时都没爬起来的这几秒钟,转身往她的房子里跑,同时嘴里嘶声喊叫出来:“铁军——” 也正是安心这一举动,让铁军成了挡箭牌。 铁军听到安心的呼救后,出于本能地保护爱-人-的欲-望,他第一时间打开门,将安心拉进屋内。 安心连忙蹲下来用桌子挡住自己,她蹲下来时看到铁军仰卧在地上,肩部和胸-部有大片的血迹。安心摸着他的脸,他的脸一动不动。她叫了声“铁军”也没有应声。 安心下意识地放弃了固守,她从床上抱起孩子,还是用下劈的动作,一脚劈开后窗,然后手脚并用,也不知怎么就翻过了窗子。她一手抱紧孩子,一手抱住吊脚楼的木往往下滑,木柱粗糙的木碴划过她的手掌,划破她的衣服… 安心逃生的方法有千万种,可她偏偏跑回了吊脚楼。 试问,如果吊脚楼里是她的孩子或父母,她会跑回吊脚楼求救吗?再问,如果她当时告诉毛杰孩子是毛杰的,毛杰还会继续作恶吗? 她根本不会考虑再次跑回吊脚楼,会给铁军带来什么样的危险,因为她下意识想到的只有自己和孩子的安危,而铁军已经变成了对她恨之入骨的陌路人。 她更不会把孩子的真相告诉毛杰,因为她恨毛杰,恨得入骨。 看到铁军丧命,安心求生的欲望丝毫没有减弱。她只喊了一声“铁军”,便如敝履般将倒在血泊中的铁军抛弃了。 如果铁军当时还活着,毛杰会把对安心的怨恨都发泄到铁军身上吗?他会放过铁军吗?这些安心都没有想,也不会想。如果用她的冷血、自私来形容她,貌似也不为过吧。 毛杰与孩子 铁军的人生已经够悲催了,但是与毛杰相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毛杰眼睁睁得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害死自己的爸妈、孩子,还想方设法要自己的命,而他却对她却手下留情。 毛杰一家的确是最大恶疾,但是安心的决绝让人心寒。 自始至终,她从未想过回避,也从未对毛杰的丧母之痛表现出半分同情,更没有丝毫安慰,她可以沉重冷静地与毛杰对峙公堂,她宁愿冒着丧夫的风险,也不愿告诉毛杰孩子的真相。 而这,让毛杰向着地狱越走越深,再也回不来了。 毛杰始终生活的仇恨中,他多次在电话中向安心呐喊:我已经是毛杰最后一点血脉,你连我也要害,我偏不让你得逞。 安心听着毛杰内心痛苦的呐喊,却激不起她内心半分怜悯,她就是不说出“孩子是你的”。直到毛杰把对安心的恨都发泄到孩子身上,孩子s于毛杰之手后,安心才告诉毛杰真相。 这无异于杀-人诛心! 既然一开始不说,那为什么不一直都守口如瓶,反而在最能击垮毛杰时说出真相。 安心这一招真是够狠、够绝! 可即便如此,毛杰在可以一qiang了解安心时,还是犹豫了。 他怒吼: 你这个魔鬼!自从我认识了你,我的爸爸s了,我的妈妈s了,我哥哥也s了,你sha了我全家!现在,你又让我sha我自己的儿子!你是个魔鬼! 即便如此,毛杰还是对安心——他爱过的人,下不去狠手。 他站在安心面前,把枪一次一次地对准安心,但没打。他脸上挂着纵横交错的眼泪,他哭歪的嘴唇上已经微微颤抖。 我们全家的命都给了我啦,我不会让你们弄s的! 面对毛杰的痛苦、悔恨,歇斯底里,安心却丝毫没有心软,她抓紧时机,向老潘递了个“好时机”的眼色,毛杰的人生就此画上了句号。 三读《玉观音》后,我才发现,安心绝不仅仅是她自己所说的“我是一只狐狸精,男人跟了我,都要倒霉的”,她是个恶魔,悲剧之所以会发生,都是因为她选择了悲剧。 如果她没有跑向铁军,如果她第一时间告诉毛杰“孩子是他的”,故事会改写,铁军不会s,毛杰不会越陷越深,她也不会生活在无尽的自责中。 有句话说:不是人生苦,而是选择了苦的人生。 我开始信了。

标签: 玉观音 玉观音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