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歌行剧情介绍:莫兰迪色+加倍的爽,但为什么《骊歌行》失效了?

51剧情网 影视资讯 186 0

作者|奶茶

如果不是去年的风波,欢娱主导的《骊歌行》应该不会扑得这么无声无息,至少于正的小作文不允许。

作为《延禧攻略》大获成功后于正筹备的第一部戏,当时还被称为《盛唐攻略》的《骊歌行》被市场寄予厚望。《延禧》2018年8月收官,《盛唐攻略》趁热打铁,同年底就开始发布组讯,2019年初开机,历时近半年,于2019年8月正式杀青。

于正曾在自己的微博里透露,2020年下半年《大唐儿女行》会播出,但直到今年4月这部剧才顺利上线。跟随播出时间变化的还有飘忽的名字,从《延禧》姊妹篇《盛唐攻略》到文学网站小言风的《驭夫记之大唐女儿行》,再到《大唐儿女行》,最后到现在泯然众人、丢到各种“行”里认不出来的《骊歌行》,名字是越改越短。

电视剧频繁改名不是什么好兆头,运气不好的剧一般会一直被压着播不出来,运气好的能播,但也大多摆不脱扑街的命运,这样的例子这两年尤其多。《骊歌行》显然属于后一种。

上周《骊歌行》终于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上线。熟悉的莫兰迪色、熟悉的演员阵容,甚至是熟悉的爽文套路。但55集的《骊歌行》截至目前播到三分之一,在各种数据上和当年的《延禧攻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截至目前,《延禧攻略》的正片有效播放超过118亿。播出期间,《延禧攻略》的市占率和正片有效播放也屡创新高,最火的时候在网剧市场的占有率达到50%,也就是说当天《延禧攻略》的正片有效播放占了全网一半。《延禧》单天的正片有效播放最高接近3亿。这个数字比《骊歌行》前22集的累计正片有效播放还高。

截至目前,《骊歌行》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两个平台上的累计有效播放刚刚超过2.6亿。按照这个播放曲线,收官时很难超过10亿。

从《延禧攻略》大爆到《骊歌行》上线才不过三年,观众已经不爱爽剧了吗?《骊歌行》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说起来,《骊歌行》的故事其实比《延禧攻略》简单:家道中落的绣染商家之女傅柔和国公家浪子回头的纨绔子盛楚慕联手升级打怪的故事。也许是尝到了爽文的甜头,《骊歌行》的开挂和金手指程度比《延禧攻略》有过之无不及。

如果说《延禧攻略》只有魏璎珞一个人负责开挂,《骊歌行》就是男主在战场和朝堂大杀四方,女主在深宫如鱼得水,并且两人都是不需要逻辑的开挂,所有角色是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只要保证爽、节奏快就完事。

李一桐饰演的傅柔原是广州一绣染商贾家的小姐,有一技之长、能独当一面,不甘心屈服于命运,是典型的大女主人设,但和怼天怼地、看不惯就动手的魏璎珞倒也不一样。故事一开始,傅柔被迫嫁人,并在婆家门口被当众羞辱。傅柔以此为契机回到娘家,并惩治了夫家。从种种表现来看,傅柔是有勇有谋的独立女性,还说如果遇不上喜欢的人就不嫁了。但此时,傅柔遇上了来自京城的有名纨绔子弟——国公子家的大儿子盛楚慕。

许凯扮演的盛楚慕虽然是鲁国公的儿子,但自小游手好闲,著名台词是“长安的美人都玩腻了”,为了找乐子到了广州,遇见广州第一美人傅柔。于是盛楚慕投其所好,假装自己学富五车、写得一手好字、练得一身武功,非常轻易就博得傅柔的青睐。而按照前面铺垫来看,傅柔能谋善断,却在第二集就被盛楚慕的小伎俩欺骗。后来知道盛楚慕的种种行为都是装出来的,仿佛天塌地陷,此生再寻不到真爱。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三集剧情中。

这边女主的感情像坐了火箭,那边男主作为浪荡了十几年的公子也因为遇见女主这个一生所爱浪子回头。在被女主戳穿后,盛楚慕一气之下跑回长安,开始埋头苦读,勤学苦练,很快就成了熟读四书五经、用兵如神百步穿杨的文武全才。学成之后的男主依然忘记不了女主,回广州找女主的途中得知女主被海盗掳走,孤身一人去救女主,不仅抱得美人归,还立下战功。

男女主已经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约定,此时剧情大概刚走过四五集。待到第7集,女主阴差阳错入宫做女官,男主带兵出征,正式打开宫斗权谋副本。显然,后面近50集的剧情都还是熟悉的带有于正气息的宫斗戏。

当然,宫斗依然简单得像过家家。女主总能轻易逢凶化吉。对外,傅柔刚进宫就凭借高超的技艺博得皇后、妃嫔乃至未来太子妃的喜欢,对内,傅柔明察秋毫,把下属管理得服服帖帖。在外征战的盛楚慕也是屡立战功,深得皇上青睐,轻而易举制裁了另一位老国公。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男女主必然要卷到储位之争中。这个剧情放到《陆贞传奇》《宫》里好像都没有太大违和感。

在人设上,《骊歌行》试图在《延禧攻略》的基础上加强现代感和爽感,不仅有意识把女主塑造成具有现代意识的女性,也加入《庆余年》式的金手指男主,但从人物行为动机和合理性上来说,是一点逻辑都不带。首先,人物单薄,虽然赋予主人公一些满点技能,但最终感化反派还是靠人品,甚至是嘴炮。傅柔化险为夷五分靠刺绣技艺五分靠嘴炮,不管世子妃、皇后、嫔妃还是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女人,都轻易被女主的人品和才智折服,甚至太子妃选拔和皇上收人都能被女主轻易操控。

举个例子,司容局一个女官典制想进后宫,女主为她准备了用鲛丝缝制的衣袍,立刻助力该女官成为宝林;太子要在两位大臣之女中选一位做太子妃,女主又为其中一位准备了包有花瓣的衣服,立刻帮助这位未来的太子妃扭转败局。在勾心斗角的皇宫中,女主凭借一腔赤诚攻略了所有身边人。在《骊歌行》的世界里,傻白甜是所有npc的代名词。男主从一个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成长为一个文武全才不过短短几月。

其他人物也差不多,坏人天生坏,说杀人就杀人,说灭口就灭口,主要是为了逼女主无路可走、北上进宫。好人天然好,刁蛮的工作、工于心计的太子妃、嚣张跋扈的王爷,每个人物都可以被一两个形容词精准概括,这也使得每个人都是一个标准的符号,是一个钟表里的零件,只需要按照不停运转供剧情推进,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

而在主题的探讨上,如果说《延禧攻略》在爽感之外还试图讨论一些(看似)深刻的感情,包括傅恒和魏璎珞阴差阳错的爱情、皇后和魏璎珞的姐妹情、皇后自己在国母和妻子两个角色之间的拉扯、帝后之后的关系和种种后宫女人的心酸,那么《骊歌行》选择放弃做深入思考,只做cp配对、撒糖,为走剧情而走剧情,和宫斗手游区别不大。

但你要说《骊歌行》没有用心、一无是处也不公平。《骊歌行》毫无疑问是花了大价钱的。杀青时欢娱官方账号发布的通稿里提到,这部剧在服化道上力图还原大唐,“一木一瓦从零起步耗时5个月搭建”、“3000套服装”。

看过剧也可以发现,整体妆容、服饰、称呼、礼仪都有尽力向唐朝文化靠拢。

但正如某位豆瓣网友做的注解,《骊歌行》是否从一开始就本末倒置了?

-END-

运营 | 冬雪


标签: 骊歌行 骊歌行剧情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