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天地英雄》

51剧情网 136 0

解读《天地英雄》

  武侠电影和类型片

  现在提起何平和《天地英雄》,大家就一定会说起他在1990年导演的那部《双旗镇刀客》。虽然何平到现在都不承认那是一部武侠电影,但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大家众口一词地说这是一部武侠电影,并给何平封了一个头衔叫做“开创了中国武侠电影新潮的导演”,他也就只好这么默认下来了。估计他也没想到,因为这部《双旗镇刀客》,他这次导演的《天地英雄》又变成了一部“武侠电影巨作”。

  将一部电影划分成什么类型,本来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种枯燥的工作一般都是搞电影研究的人才会感兴趣,对于我们这些只是掏钱买票看电影的人来说,什么类型都比不过“好看”二字。不过既然最后是我们掏钱,那么在消费之前如果能够对自己将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或者服务大致有个概念,那就会减少很多盲目性的消费,起码不会出现花钱买罪受的悲剧。就象我们大家本来是抱着看人打架的心理兴冲冲地去了电影院,结果郁闷地发现自己在里面被人教育了一通关于为国为民的大道理。这就是认错了电影类型后出现的悲剧。所以作为电影的消费者,能够在消费前准确地获知电影的定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类型片作为商业电影环境下的产物,中国是一直缺乏类型片传统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除了那些上面发票必须去看的电影外,我们的电影院里只有“动作片”和“爱情片”两种类型。如果有不明真相的外国友人想调查中国的电影文化,很容易就会误认为我们的国人只对性和暴力感兴趣。不过随着电影市场的进步,现在的观众已经可以很熟练地运用类型片概念来指导自己的电影消费了,起码带女朋友上电影院的哥们都知道,看鬼片比看文艺片更容易让自己上手一些。

  不过当媒体和影评人可以随意给某部电影贴上标签时,现在的情况又有些乱了。对于《天地英雄》来说,我们就不能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唐代、而且里面有打斗场面,就给这个电影贴上一个“武侠”的标签。这样轻率地划分类型,并不能帮助我们的观众理解这个故事,也无助于这部电影找到它的潜在消费群体。如果有一个观众以为在这部电影中可以看到赵薇吊着钢丝挥舞双刀临风飞舞的场面而花钱买票,那么他很可能会失望和后悔——因为这并不是一部我们通常概念中所说的“武侠”电影。

  武侠电影作为类型片的一种,有两个最重要的特征,第一是门派,第二是表现武打的过程。这两个特征很好理解,首先“侠”是离不开江湖的,而江湖则是由门派构成。各门派的大侠都要去闯荡江湖,一决高低,扬名立万,缺少这个元素就不成其为“侠”了;其次电影中如果不展现大侠们种种令人匪夷所思、常人所不能的打斗过程,也就不成其为“武”了。那么当我们按照这个标准来看《天地英雄》的话,把这部电影归类为武侠电影,确实是有些不太妥当。

  虽然现在《天地英雄》的剧情和画面都还处在保密阶段,但是从现在所能得到的资料来看,《天地英雄》不会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武侠电影。在电影中即使有打斗场面,也不会象是近些年流行的武侠电影模式那样,演员们吊着钢丝绳高来高去。在这部电影中,基本上演员们所有的动作还都遵循着我们所熟知的物理定律,也没有什么违反地心引力的超人飞行动作。如果非要用一些大家所熟悉的电影进行类比,那么我想黑泽明拍摄的一些日本武士片可能会比较接近这部电影的动作场面。

  换句话说,那些想看武侠电影的影迷可能会失望了。我们不会看到姜文和赵薇在里面拿着各种有来头的奇兵利器摆着姿势进行撕杀,也很难看到绝世高手进行那种烟火四射地动天摇的比武。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在这部电影中就看不到精彩的动作场面,那种使用原始肌肉力量进行真刀真枪的打斗,如果能够得到精密的场景调度,一样可以做到扣人心弦和赏心悦目。而这一点,正是导演何平所擅长的。因为我们在十三年前就看到了,何平是如何在《双旗镇刀客》中不动声色地将打斗场面做到令观众兴奋而惊喜的。

  当我否定了《天地英雄》的“武侠电影”类型后,就如同卖水果的小贩整理他的水果摊一样,我还是必须要将这部电影归结为某种类型才能继续和顾客讨论下去。不然也许会有读者很愤怒,本来他只是想来买个苹果,但是我却拿个桃子和他说了半天事儿。不过对一部还没有公映的电影进行分类,我觉得还是导演最有发言权。

  按照导演何平的说法,《天地英雄》是一部史诗片。我觉得象《角斗士》和《埃及艳后》这样的电影都可以划分为史诗片,所以从这个标准考虑的话,我们还是不要期待在《天地英雄》中看那种飞来飞去的武打场面了,我觉得更吸引人的还应该是跌宕起伏的剧情和雄奇壮观的画面。但考虑到何平自己把《双旗镇刀客》划分为“儿童猎奇电影”,我觉得“史诗片”这个类型可能也不是很靠谱。

  不过有把握的是,《天地英雄》不管它是一部什么类型的电影,它一定会是一部想讨好观众的商业电影。对于这样定位的一部电影来说,能老少皆宜是它追求的最高理想。所以对于观众来说,这样的电影在消费风险上是最小的。

  商业大片

  将《天地英雄》称为一部商业大片,这个标准很容易确立,因为在《天地英雄》中,大明星、大制作、通俗故事三个特征犹如灯塔般闪闪发亮,向所有观众发出明确的信号——这会是一部好看的电影。

  作为哥伦比亚亚洲公司和华谊兄弟影视公司以及西影股份联合投资的电影,《天地英雄》的成本号称是一千万美元。虽然之前已经有了三千一百万美元成本的《英雄》,但是考虑到《天地英雄》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拍摄,我们还是得认识到它这个一千万美元成本的概念——对于主要依靠中国电影技术和人员拍摄完成的电影中,在此之前恐怕只有一部可以说是举国之力拍摄的电影《大决战》能够在拍摄成本上超过它,而这部一亿人民币成本的电影还分成了上中下三集。这样算下来等于说是《天地英雄》是中国第一部大制作的商业电影了。

  所谓的大制作,不是说有钱硬砸就可以出来的。在电影里花的每一分钱,都要能在最后的胶片上看到效果才是大制作。作为最直接的视觉效果体现,大明星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元素。《天地英雄》的海报上演员名单按照顺序是姜文、中井贵一、赵薇、王学圻。对于中国乃至整个亚洲电影市场来说,这个演员组合还算是颇具票房吸引力的。在这几个演员里,除了中井贵一在日本有知名度,姜文作为导演具有国际知名度外,其他两位都是国产明星,估计出了东南亚就没人认识了。从这个角度来考虑,这些大明星的片酬虽然对我们来说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但对于整部电影来说,应该不会是一个主要开支。从票房的角度来看,中国明星的片酬也高不哪里去——你得值回你挣的那份钱。象现在好莱坞的大制作影片中明星的片酬能占到拍摄成本一半以上的事情,估计在中国若干年以内还不会出现。别的不说,中国有几个明星出了国门还能有票房号召力的?所以说要是你挣不回好莱坞明星的票房,就别要求好莱坞明星的片酬。

  作为一种猜测,我们可以依据《英雄》的演员片酬来推算《天地英雄》的演员酬劳。据说李连杰片酬是五百万美元,张曼玉、梁朝伟各五十万美元,甄子丹、章子仪和陈道明各二十万美元。即使上面这些数字有一定的误差,加起来也就是七百万美元左右,占整个影片成本的四分之一不到。那么考虑到《天地英雄》里的演员也就姜文和中井贵一能算是和张曼玉、梁朝伟一个级别,其他的也就和章子仪差不多,那么所有主角连其他所有演员的片酬都算上,演员的片酬估计也就在二百五十万美元之内,也就能占到拍摄成本的四分之一。

  顺便传点八卦,前一阵子因为“《理发师》风波”忽然有名了那么一下的女演员周韵,她在《天地英雄》里扮演了一个小尼姑,据说只有一句台词。从整个故事来看,这句台词有可能是在死前说句“佛主保佑”什么的。不过据何平说,赵薇在电影中连“你好”都算上也就二十来句台词,所以大家也就平衡了。

  从演员片酬的比例来推算,直接拍摄成本也一定不会低。《天地英雄》的故事发生在唐代的西域,最多时达到五百人的剧组在新疆拍摄了一年,还专门搭建了几座具有中亚风格的古城,置景的费用肯定低不了。虽然现在国内导演还没人敢象《骇客帝国》的导演沃卓斯基兄弟那样大手笔,为拍场追逐戏干脆修了条高速公路,但既然是平地起座城池,那这钱也省不到那里去。当年何平在拍摄《双旗镇刀客》时,为了修建“双旗镇”这个外景,专门修了一条路,还挖了蓄水池,再加上送电和相应的后期保障设施,基本上等于一个大工程。而在《天地英雄》的外景拍摄中,据说光搭景就花了好几百万人民币,考虑到在剧照中见到的一些场景,这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作为一部古装片,服装道具的费用肯定是要比一般电影高。从现在曝光的剧照上来看,这些服装的制作都是非常精良的,不象咱们在国产古装电视剧里看的那种胡乱找点化纤材料凑合出来的古装。根据专门制作古装戏服的业内人士讲,从剧照上看,主角穿的盔甲制作成本应该不会低于两万人民币一套。电影里面还有打斗场面,那么兵器的制作就很讲究了。像咱们都看过的《指环王》,里面所有的兵器都是严格按照古代兵器制造方法打造的,主角用的兵器还要打造若干备份用以不同场合。那么我们就推想一下,作为商业大制作的《天地英雄》也不会在这块儿太省钱,毕竟那么多钱都花了,要是再在这上省钱就说不过去了。可惜现在弄不到一把道具兵器来验证一下。

  还有马和骆驼,这也是花钱没数的主儿。据何平自己说,剧组最多的时候有两百五十匹马,五十头骆驼,每天吃草料就要有两车皮。转场的时候这些牲口都得用汽车拉着走,这么多牲口怎么也得弄一个大车队出来。顾完了牲口人也得吃喝拉撒,剧组这么多人每天花的钱应该不比这些牲口少吧?

  另外本片的摄影是赵非,虽然对于非电影业内人士来说赵非这个名字很陌生,但要说国内有什么摄影大师的话,他就是其中屈指可数的一个。赵非在美国为伍迪·艾伦当摄影师拍了三部电影,还是美国摄影师工会的会员,如果他的报酬按照美国标准计算的话,肯定不会比那些大明星少。据说美国摄影师工会会员拍一部电影的起步价是四十万美元,虽然是谣传,但也不能算是空穴来风。那么花在这个人身上的钱就全体现在画面效果上了,虽然现在还看不到,但根据赵非以往的电影画面效果,特别是从陈凯歌导演的《刺秦》来看,这钱应该是花的不冤枉。

  而据一个看过《天地英雄》部分后期电脑特技的业内人士讲,这些电脑特技虽然是国内公司制作的,但效果非常不错,片头有一场大沙暴的电脑特技,比好莱坞电影《木乃伊》里的沙暴特技要做的好。既然这种话都传出来了,那估计电脑特技上花的钱也少不了。《英雄》里做那个漫天飞舞的箭阵据说花了三百万美元,那么推算下来《天地英雄》花在特技上的钱估计也很可观。

  这些钱如果最后都能体现在银幕上,那么这个“大制作”才是名副其实。而大制作随后带来的问题就是,这八千多万人民币的拍摄成本根本不可能依靠国内的电影市场回收。所以这部电影的好莱坞背景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很明显这是一部将全球电影市场都统筹考虑进去的国际化制作产物,这样的背景就决定了它作为一部电影的某些特性已经先天注定了。

  因为《天地英雄》要在全球发行,要面对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那么出于票房的考虑,它的故事不可能太复杂或太过于中国化。对于这个道理,拍了《英雄》的张艺谋也知道的清清楚楚,但还是在故事上犯了错误——你说中文里的“江湖”该怎么翻译成英文、西班牙文、德文?还有大家为什么要刺杀秦王最后又不杀了?这其中的故事和恩怨,对于不熟悉中国历史的外国人来说估计看起来很费解。对于一直在和哥伦比亚公司进行合作的何平来说,如何考虑全球化电影市场的需求应该是他的一个长项。

  剧情猜测

  《天地英雄》的具体剧情,一直是何平导演严守的秘密。他在各种场合都反复强调,他的电影就是在卖一个故事,在电影没上映之前就把故事说了等于这个商品就贬值了。前一段时间发生的《天地英雄》剧照泄露事件闹的制片公司紧张万分,也是因为剧照涉及到了剧情,所以才会让制片公司如临大敌。不过作为一部制作周期是四年的电影,中间泄露出来的东西也足够我们拼凑出一幅七零八落的画面出来。

  虽然很多影迷并不喜欢提前知道剧情,但对于影评人来说,这作为一种智力游戏,这就象买彩票一样,虽然中头彩的几率很低,但万一能未卜先知,这就象是用两块钱换了个五百万。如果有影迷担心影响了将来开奖时的心情,那么下面的剧情猜测部分可以跳过不看。

  先看看制片方发布的剧情梗概:“唐朝年间,一个赶往长安的神秘商队途径西域一小镇。在小镇上突然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人物:落魄的将军、日本遣唐的使节、大漠响马的头子、将军的女儿、护塔的高僧、中年突厥人……。他们怀揣着各自的心思聚集到了这里,使原本热闹的小镇顿时被一种无形的不安和恐惧笼罩着。是通缉的要犯,还是寻觅多年的救命恩人;是信守承诺,还是苟且与乱世。是侠风,是情仇,是遵规守律,还是执行道义,无意江湖却已身在江湖。唯有那依旧的大漠斜阳,塞外的胡茄,伴着商队开始了一段艰难而漫长的旅程。有光明正大的对决,有冷箭暗枪的偷袭,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寻觅已久的恩情,一路蹒跚地走向那许许多多的未知。随着壮士的铁骑,迎着粗粝的黄沙,江湖儿女用人的本性,奏响了一曲慷慨高昂的民族之歌,回荡在天地间,纵横于茫茫荒漠。”

  而从另一个渠道得来的故事梗概是这样的:戍边校尉李(姜文)因违抗军令,不愿屠杀突厥的俘虏——一些手无寸铁的老人、妇女和孩子而被朝廷通缉,日本遣唐使来栖(中井贵一)因屡请回国而被朝廷贬为捕快,派往西域缉拿逃犯,二人相遇后,一场大战不分胜负,于是相约再战。正在此时,他们迎头碰上了护送经书的朝廷商队、觊觎驼队的地头蛇安(王学圻)、曾被李所救的将军之女文珠(赵薇),而安的背后,似乎还另有主谋……

  再结合我们所能看到的剧照和几个30秒的预告片,我们推测的剧情和部分细节应该是这样的:

  在一片大漠之中,一队驼队正在不紧不慢地行进着。这是在唐朝西域很常见的商队,他们往来与西域和长安之间,为长安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和活力。在商队中有一个僧侣和一个女子文珠,她们使得这个平常的驼队带有了某种神秘的色彩。

  在驼队的后方,安带领的一队响马正在策马狂奔。作为在沙漠中求生的民族,他们强悍而勇猛,令所有过往的商队闻风丧胆。但他们这次的目的似乎很明确,就是前面的这个商队。

  同时,在另一个地方,刚刚激战过一场的李和来栖也在疲惫不堪地结伴而行。曾是戍边校尉的李,因为不愿屠杀突厥俘虏而被朝廷通缉;而日本遣唐使来栖因屡请回国而被朝廷贬为捕快,派往西域缉拿逃犯。两人在不停的打斗中穿行了西域,彼此惺惺相惜,但面对各自的宿命却都无法逃避。(从剧照和预告片上看,应该有一场两人在森林木屋中的打斗,来栖和李在房间中用刀剑完成了彼此的交流和沟通。这很可能发生在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中,这场戏据说是在天山脚下拍摄的,风光应该不错。)

  就这样,故事的四个主角相遇了。而促成这一切的是一场昏天黑地的大沙暴(这就是我在前面说的电脑特技部分,相信可以让很多影迷期盼并得到满足)。大家为了躲避沙暴,纷纷来到了一座小镇。在电影中这座小镇叫大马营,具体造型可以参考《双旗镇刀客》中的双旗镇。原本热闹的小镇顿时被一种无形的不安和恐惧笼罩着。各种势力开始汇集在这里,风暴的中心则这个是护送佛教圣物的朝廷商队。周韵扮演的僧侣应该是负责护送宝物的的使者,而赵薇扮演的文珠则是一个曾被李所救的将军之女,大概是因为家人亡故所以前往长安投靠亲友或故人。在安打算对商队下手或已经下手但没最后得逞时,李和来栖及时出现在客栈中,保护了朝廷商队,在一场恶斗后,李将躲在角落的文珠一把揪出,同时文珠认出李是当年的恩人。

  因为有了这样的关系,李和来栖被卷入了这场莫名其妙的争斗中。安一直在商队旁边窥视着他们,但因为李的出现,使他开始犹豫——这是男人对男人的欣赏,和利益无关。(有谣传说安的造型在同性恋群体看来极性感,但我想在这个故事中应该是不会涉及到这么前卫的话题吧?)但既然是在沙漠中讨生活的人,就不可能漠视关系到生存的利益问题,在幕后指使整个行动的突厥可汗压力下,他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商队开始了一段艰难而漫长的旅程。沿途响马不断进行袭击,但因为有李和来栖,响马始终没有得逞。(从剧照和预告片中看,应该有一场在峡谷中发生的战斗,商队进行反击,在峡谷中对响马进行的突袭,大家展开一场应该是重头戏的战斗,其中会死不少次要的角色。)所有争斗的焦点都慢慢集中在商队所护送的宝物身上,不知情的大家开始将怀疑的目光转向一直不说话的僧侣。为了一个谁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而不断有同伴丧命在大漠中,商队的人马和李、来栖他们开始怀疑战斗的意义。文珠在这些强悍的男人中间,一开始显得文弱无力,但在不断的撕杀中她开始显现出一个将门之后的勇敢。

  安也在怀疑这次行动的真实目的。但他就象是别人棋盘上的棋子,为了自己部落的生存不得不一步步前行。即使安受到突厥可汗的赏识和收买,他仍然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命运还是通向悲剧。这些悲剧性的英雄们终于来到了故事结束的地方,在电影中这个地方叫做小孤城。这座城堡应该是在一片沙漠中突然隆起的一块高地上,具体造型估计应该是一座四面漏风的破城。所有的人来到了这里,准备和安的响马以及突厥的军队决一死战。这里应该有一场文珠洗澡的戏,李给文珠送来了一套铠甲,大家无语对视一眼,都知道残酷的战斗即将开始。文珠最后穿上了战甲,准备和男人们一同迎接他们的命运。

  然后就是混战。夜色中到处都是战火。大队的突厥士兵呐喊着冲进城堡。不停的死亡和杀戮。谜底最后在这里被揭开,那一瞬间的美丽是无法用文字描述的。从预告片的片段看,电脑特效做的非常之好,平静如水的光芒从每一个正在撕杀的男人面前掠过,将整个古城都温柔地包含进它的佛光中。

  结束的方式我想象不出,对于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千种结尾都是可能的。作为一个传奇故事,又是一部国际化的“史诗片”(何平语),到最后结局时每个人的命运可能会是这么一种可能:安最后终于被李或来栖斩杀,而来栖则死在最后的战斗中。文珠和僧侣带着宝物向长安进发,而李从来栖的墓前起身,在大漠中向着夕阳策马远去。

  (作为一种必要的谨慎,我再次声明,以上有关《天地英雄》的剧情,都是根据现已公开的各种资料和剧照所进行的推测,目的是为了能够让关注这部电影的读者获得一种消遣,并非出于指导观众消费之目的。以上剧情和真正的影片剧情之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虽然现在我们还不能得知《天地英雄》到底讲的是一个什么故事,但从上面推测的剧情来看,虽然其中有很多部分并不能得到确认,但已经隐约可以看出一个几乎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故事。作为一部即将在全球不同文化背景下接受票房考验的电影,一个讴歌人性的传奇故事应该是能够在最大限度上满足不同电影观众的需求。在戍边校尉、捕快、商队和响马这些看似典型的中国西部边疆人物背后,隐藏的实际是一个力求全球通行的人物关系。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更确信《天地英雄》不会是一部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武侠电影,因为它的重点不在于展示侠的世界和武的境地。它是一个用尽可能少的现实元素构筑而成的幻想世界,这里的主角只有男人,这里的天地只有大漠黄沙,在这里没有朝廷,没有官场,没有天下,没有国家,没有门派,没有江湖,只有快意恩仇和英雄相惜。而这样的世界,又何尝不是世上男人所梦想的呢?

标签: 动作电影解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