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第十一回》有哪些细节值得解读?

51剧情网 32 0

1、《第十一回》的故事发生在2019年前后,马福礼的案件发生在30年前,1979年前后。马福礼说,“那是一个面子比真相还要重要的年代”。

2、苟也武说自己“剧团完了”,他的剧团是样板戏剧团,推翻剧场众人时,苟也武唱的是革命样板戏《奇袭白虎团》。

故事的背景发生在2019年,苟也武来市话剧院有三十多年,恰好在1979年前。

3、《甜蜜蜜》在影片中出现了两次,它的发行日期是1979年。

4、23年前,陈建斌老师在出演《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时,有这样一句自嘲:其实我顶看不上那帮先锋派,在舞台上搞十个八个破电视。

23年后,陈建斌老师给自己的《第十一回》装了一堆电视。陈老师说二者没有关系,然后笑了笑。

5、陈建斌老师说,《第十一回》有着当年对话剧“初恋”的意味。影片的最后一个彩蛋,是马福礼站在剧台中间,漫天的血雨。

说到陈老师话剧的初恋,就不得不提到孟京辉老师,《恋爱的犀牛》一定程度上就是人家两口子写给陈老师的。但陈老师因为生活窘迫,不得不推掉《恋爱的犀牛》。

现在去蜂巢看《恋爱的犀牛》,会发现马路(主角)也曾站在舞台中间,漫天血雨。

6、在胡昆汀手上,红布遮住了欲望;在马福礼手中,一块红布揭开后,是一片荒凉。

7、周迅带着陈建斌去话剧团砸场子时,大家反复说的“那个啥”,是指“强奸”。碍于很多原因,不得不改成“那个啥”。

8、“小马就是枕头,枕头就是小马”,十年前,有人说过一样的话,“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

9、豆花咸了就是盐多了,淡了就是没放盐,放下幻想,屁哥才能说“实事求是很重要”。

10、名誉、灵魂、名字,自我,实际上都是一个东西,影片最后一个彩蛋,马福礼手上的东西。

电影《第十一回》有哪些细节值得解读?  第1张

《第十一回》影片评价:

《第十一回》这部豆瓣评分8.4的电影所展现的,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社会最写实的一面,电影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做着自己的事情,而他们每一个人的诉求和目标,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妨碍着他人的目标达成。

在这个相互纠缠的过程中,大家使出浑身解数,以至于拼到精疲力尽。这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社会最庸碌的日常,却也是最无奈的现实。

陈建斌导演在这部电影里想要表达的东西特别多,肯定不仅仅只有这一面,就像观众的人生一样,纷繁芜杂,随时有各种人、各种事扑面而来,观众有心说不去理会,而那些事还不依不饶,非要裹挟着观众,推着观众入坑,在里面兜兜转转,不停地消耗,无法自拔。

而最终从泥潭里挣脱出来,反观一切的时候,或许才是陈建斌导演最想要通过这部电影表达的部分。该片是一部非常高级的喜剧。

陈建斌导演挖掘出观众生活中许多容易被忽视的细节,用深入浅出的方式表达了出来,在掉书袋和说大白话两种截然相反的方式之间游走,营造出一种随时出戏入戏的氛围,让观众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电影。

什么是喜剧。什么又是观众真正的生活。也是因为这种高级感,这种电影和戏剧相互交织,多个维度交错,同时又是非常贴近观众生活的表述方式,让这部电影充满了反复解读的趣味性。

标签: 喜剧电影解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