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文雀》内地版删减详情解读(转载)

51剧情网 34 0

  《文雀》内地版删减详情解读

  记者: 陈弋弋 

    将于本月22日上映的影片《文雀》昨日上午在广州试片,发行方之前曾对外宣称该片“一刀未剪”,是“内地观众有史以来第一次可以在大银幕一睹杜琪峰电影的原貌”。但昨日看片后,记者对比曾在香港观映的港版《文雀》,发现两个版本仍有明显差异。不仅有数个段落被删,更在片尾加上“光明的尾巴”。

    《文雀》是杜琪峰执导的最新电影作品,香港导演杜琪峰近年来在国际各大电影节颇受瞩目,他电影地道的香港味让杜琪峰被称为“最本土的香港导演”。杜琪峰擅长警匪、动作、黑帮题材,而由于内地没有分级制,他的影片在内地上映时,常要做大量删剪和修改,使得内地观众无法在大银幕体验原汁原味的杜氏影片。

    引进片《文雀》在上映前,发行方对外称该片“一刀未剪,顺利通过审查”,一度让媒体期待该片开创了“港片进内地无需两个版本”的新时期。但昨日记者在广州看片后发现,影片片长比港版短了将近六分钟,有两个段落被删剪,其中在开场被删的四个“文雀”在十几秒内连偷三个路人的段落可称是影片的华彩部分,内地观众无缘看到实属遗憾。而在影片的结尾,加上的旁白“通过这件事,今后我们要重新做人。”,更是与剧情与影片风格难以衔接,可以说,内地版的《文雀》,仍是遗憾版。

    记者就此采访了发行方大地时代文化传播,对方解释说:“一刀不剪,是指我们从香港发行方拿到的版本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拿去电影局送审后,并未做任何修改。”

    详细解读

    此《文雀》不同彼《文雀》

    香港上映的《文雀》和内地《文雀》相差大约八分钟左右,记者对比今年6月在港的《文雀》,发现至少有三处差别,在此为内地观众补遗。

    删改1

    影片的开场部分,就有一段犹如行板的偷盗。四个贼在茶餐厅例行聚会,之后走上街头小试身手,林家栋饰演的小弟想当一次老大,任达华饰演的大哥阿祺决定用事实说话,于是四人默契十足走上街头。

    香港街头,走满各国游客,四人犹如漫步,阿祺主偷,剩下三个小弟则分别帮他掩护、传赃物。此时音乐轻快,鼓点隆隆,四个贼嘴角带笑,眼中含情,不到十秒,就用撞、割、探、拿几种方式,连偷了三个路人,步伐节奏宛如探戈。之后四人在出租车内分赃,从不同钱包里拿出美金、港币、人民币,喜笑颜开。在内地版中,以上段落整个删掉。

    ●原因分析:几年前冯小刚的《天下无贼》从剧本立项到送审都充满波折,据说当时的原因是“不得对小偷有正面描写,不得将偷盗过程细节化表现在银幕上”,因此当年的《天下无贼》中其实没有太详细的偷盗细节,贼的结果不是被捕就是死。《文雀》同样是描写贼的电影,开头段落充满喜剧色彩的一段偷盗过程,拍得虽然好似如歌行板,但太多细节描写,四个贼偷盗的又是各国游客。无论从教坏小孩,还是从香港形象的角度来说,似乎都难以过审。

    删改2

    影片进行到中段,在任达华扮演的阿祺的三个兄弟被老文雀傅先生捉走后,有一段任达华的独角戏。阿祺在常聚会的茶餐厅寻兄弟不获,独自骑车行路。忽然发现自己常走的那条小街,两边路墙上都贴满了四兄弟的头像,还标注上“小心扒手”的字样,他大惊,低调骑到常去的大厦门口,正遇一个老妇人用疑惑的眼神盯着他。阿祺装作无事,镇定走入大厦。在内地版中,以上段落被整个删掉。

    ●原因分析:这个段落既无血腥动作戏,也无少儿不宜段落,而且对于剧情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铺垫———说明傅先生用了强硬手段逼迫阿祺去见他,也是后来两人决斗的前奏。整段删去看似无理,但联系第一段的删剪细想来,似乎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那就是想让观众忽略这四个男主角是小偷的事实。

    删改3

    港版的最后,四个贼送林熙蕾上出租车,目送她远去。之后四人一番互相打趣,再现四人同骑一辆单车的经典场景,打打闹闹,在黄昏的香港老街头,温馨隽永。但内地版在这一系列场景后,忽然出现一句义正辞严的话外音:“通过这件事,今后我们要重新做人。”

    ●原因分析:光明的尾巴,在合拍片中并不少见:《铁三角》内地版,几个贼在最后忽然说“我们去自首吧(港版的台词其实是”我们去喝咖啡吧“)”,光明的尾巴又再现在《文雀》中。但奇怪的是,既然前二处删剪已经意图掩盖四人是贼的事实,那最后的“重新做人”又从何说起呢?

标签: 喜剧电影解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